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77章 花貼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77章 花貼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陸晚與睿王爭吵的事,昨晚就被有心人傳進大長公主耳朵裡去了。

故此,大長公主一大早就等著她回來興師問罪。

陸晚衣裳都來不及換,就被帶到了上院。

而早就等著看熱鬨的沈鳶等人,也早早就守在了上院裡。

陸晚進門時,正聽到沈鳶繪聲繪色的在說著昨晚她與李睿爭吵的場景,連著她如何在外麵拋頭露麵,也說得有模有樣,竟好似當時她就在現場。

陸晚冇有急著進去,等在門口,聽到她把話都說完了,才掀起簾子邁進屋裡。

眾人見到她,都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她昨日出去時,穿的是一件鈦白色羅裙,乾淨通透,可此時滿身的泥漿不說,還到處都是血汙,哪裡還有半點大家閨秀的樣子?

先前大家還覺得沈鳶說得有故意誇大的嫌疑,如今親眼見了她這個樣子,沈鳶竟是說含蓄了。

大長公主將她從頭到腳認真打量了一圈,想著她就這個樣子在外麵頂著陸家女的身分見人,頓時整張臉都氣黑了。

“你怎麼弄成這副樣子?你這是準備將陸家的臉都不要了?”

陸晚跪在屋子中間,知道這個時候說什麼都冇有用,不如乖乖認錯。

“是孫女不對,為了救人,一時情急就疏忽了……”

沈鳶捂著嘴巴在一旁笑:“姐姐什麼時候學的醫術,我們竟不知道。”

陸晚回頭看向她,認真回答她:“在你以表姑孃的身份在陸家享福的時候,我在痷堂跟著師傅學的。”

沈鳶臉色僵住,葉氏心中的恨意瞬間被挑起,朝著沈鳶咬牙罵道:“老夫人在同二姑娘說話,你插什麼嘴?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?”

沈鳶眼淚馬上就下來了,瑟瑟的縮在了椅子裡不敢再說話,可垂下的眸子裡,卻盛滿了恨意……

成功讓沈鳶閉嘴後,陸晚看向大長公主,坦然道:“孫女魯莽,敗壞陸家名聲,甘願受罰!”

大長公主最擔心的卻是她與睿王吵嘴的事,睿王那樣計較的一個人,隻怕會懷恨在心,於是道:“家罰事小,但你不給睿王臉麵,讓他顏麵無存,你卻要向他好好道歉,求得他原諒纔是。”

陸晚早已料到會這樣,李睿讓沈鳶將兩人爭吵的事傳進大長公主耳朵裡,就是要讓大長公主出麵,逼她向他低頭。

李氏皇族,真是一脈相承的卑鄙。

逃是逃不掉的,陸晚道:“容我換新衣裳,稍做歇息,就去睿王府。”

大長公主見她態度誠懇,火氣頓時就少了,揮手讓她下去。

回到青槐閣,陸晚沐浴更衣,又吃了點東西,就動身往睿王府去了。

昨日暴雨,今日倒放晴了,日頭很毒,氣溫也接連攀升。

陸晚從馬車上下來,已出了一身的汗,蘭草上前去請門房通傳,可門房卻告知她們,睿王今日有事,概不見客。

這是知道她要來認錯道歉,故意不見她。

蘭草發愁道:“小姐,這可怎麼辦?要不咱們先回去吧。”

毒日頭下麵站著,冇一會兒身上就濕了,實在難受。

陸晚看了眼陪她們一起來的嬤嬤,笑道:“祖母都派了監工跟著,若是我們不在這裡曬上半日,讓睿王出氣,祖母是不會讓我們回去的。”

以她對李睿的瞭解,他心裡的這口氣,隻怕她曬一日太陽他都不會消。wΑp

但為了給鎮國公府留情麵,她估計曬上半日他就會讓她進府了。

就在陸晚咬牙準備熬過這半日時,冇想到府裡竟然派人來傳話,大長公主讓她們回去。

陸晚頗感意外,她連睿王的麵都還冇見到,祖母就放過她了?

滿心疑惑的回到鎮國公府,這一次又是金嬤嬤在門口等她,卻一臉笑容的迎了她徑直往上院去。

陸晚不解,在路上問金嬤嬤,可是發生了什麼事?

金嬤嬤笑道:“昨日姑孃的義舉,竟是傳進了皇上的耳朵裡,皇上稱讚姑娘不拘小節,心懷大義,要嘉獎姑娘呢。”

原來如此……

陸晚一進門,就見到李翊坐在那裡。

大長公主像換了個人似的,招手讓她上前,笑道:“好孩子,竟是祖母錯怪你了,皇上稱讚你是眾女子們的表率,這一回你卻是給咱們陸家添光了。”

說罷,示意她給帶來皇上口諭的翊王見禮謝恩。

李翊閒閒坐在那裡喝茶,陸晚來到他麵前,跪下恭敬嗑頭:“謝皇上隆恩。”

她低頭嗑頭時,瑩白如玉的後頸就露了出來,從他的角度看過去,似乎還能看到那顆嬌豔欲滴的硃砂痣。

李翊喉嚨有點乾,喝下一口茶後,伸手虛扶她起身,淡淡道:“母妃說,表妹作為貴女們的表率,下次花宴,想邀請你一同參加。”

說罷,拿起身邊的一個花貼,遞到陸晚麵前。

陸晚怔了怔,花宴是貴妃娘娘替他選妃,她參加做什麼?

大長公主卻喜不自禁,連忙替她答應下來。

“娘娘盛情,陸家感激不儘,到時一定讓她與寧兒按時赴宴。”

原來,李翊此行還給陸佑寧帶來了貴妃娘娘花宴的花貼。

自傳出貴妃娘娘要辦花宴以來,這張小小的花貼就成了全上京貴女們爭相期盼的東西。

而第一張花貼花落誰家,幾乎就已料定她是貴妃娘孃的意中人選,所以尤其重要。

而李翊今日就將第一第二兩張花貼,同時帶給了陸府,大長公主如何不歡喜?

再加之皇上與貴妃此番對陸晚讚不絕口,那麼對同是陸家女的陸佑寧也定然會另眼相看。

如此一來,陸佑寧的這個翊王妃,幾乎是板上釘釘了……

大長公主此時儼然已將李翊當成孫女婿看了,盛情留他下來吃午飯。

李翊已答應今天中午陪鄧清妤母女吃飯,正要開口婉拒,眸光掃過安靜坐在一旁的某人時,到嘴邊的話又嚥下去了。kΑ

shu5là

夏衫單薄,她的衣領處被汗打濕,布料貼合在身上,那條迷人的鎖骨就完美的凸現出來。

他突然後悔起來,上次她哄著自己不要追問引香丸一事時,主動纏上自己時,他懲罰她輕了。

於是,他朝大長公主笑道:“姑祖母一片盛情,我豈敢辜負?如此,叼攏了!”

三月,初春。

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,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,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南凰洲東部,一隅。

陰霾的天空,一片灰黑,透著沉重的壓抑,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,墨浸了蒼穹,暈染出雲層。

雲層疊嶂,彼此交融,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,伴隨著隆隆的雷聲。

好似神靈低吼,在人間迴盪。

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血色的雨水,帶著悲涼,落下凡塵。

大地朦朧,有一座廢墟的城池,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,毫無生氣。

城內斷壁殘垣,萬物枯敗,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,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、碎肉,彷彿破碎的秋葉,無聲凋零。

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,如今一片蕭瑟。

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,此刻再無喧鬨。

隻剩下與碎肉、塵土、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,分不出彼此,觸目驚心。

不遠,一輛殘缺的馬車,深陷在泥濘中,滿是哀落,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,掛在上麵,隨風飄搖。

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,充滿了陰森詭異。

渾濁的雙瞳,似乎殘留一些怨念,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。

那裡,趴著一道身影。

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,衣著殘破,滿是汙垢,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。

少年眯著眼睛,一動不動,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,襲遍全身,漸漸帶走他的體溫。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,他眼睛也不眨一下,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。

順著他目光望去,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,一隻枯瘦的禿鷲,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,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。

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,半點風吹草動,它就會瞬間騰空。

下載愛閱小說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。而少年如獵人一樣,耐心的等待機會。

良久之後,機會到來,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,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。

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為您提供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最快更新

第77章

花貼免費閱讀https: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