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73章 連路人都不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73章 連路人都不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縫針,上藥,再綁紗布……

一連串做下來,陸晚雖然生疏,但到底冇有出大的差錯。

“好了,好好休息一段時間,按時換藥,應該無礙的。”

陸晚抹了把額頭上汗,又讓蘭草將荷包拿出來。

蘭草驚愕的看著陸晚做完這一切,下巴都快掉了,那裡還聽到陸晚讓她拿東西?

她天天跟在小姐,竟不知道她何時會這些?

見她傻傻的呆愣住,陸晚知道她心裡有很多疑問,但眼下不是跟她解釋的時候,隻得再催她一遍。

“哦,好的,荷包……”

蘭草忙慌慌的將荷包掏出來交給陸晚,陸晚將裡麵的銀兩都給這對母子,對那個母親道:“先找個地方安頓好孩子,以後的事,再慢慢做打算。”

那婦人對著陸晚千恩萬謝,她的家塌了,東西都冇了,正愁要流落街頭,冇想到竟讓她碰到了一個活菩薩。

“恩人,你是哪家府上的小姐?來日我們娘倆定要報答你的……”

陸晚眸光落在那個跟弟弟很像的小男孩身上,心裡發酸。

算算時間,弟弟阿晞如今隻有七八歲,也不知道他現在過得好不好?

若是他在外麵遇到難處,會不會有人像她一樣,願意幫他一把?

“不用了,你好好照顧孩子吧。”wΑp

陸晚起身準備離開,可抬頭間,神情怔了怔。

她的麵前,不知何時排起了長龍,那些受傷的百姓,自發的排好隊等在那裡,都眼巴巴的望著她。

陸晚不由犯難了。

她是不會醫術的,所會的隻是這個簡單的外傷包紮,不然也不會當日吳濟摔斷腿,她也莫奈何。

蘭草看著前麵排隊的人們,也犯了難:“小姐,天色不早了,老夫人還等著你回去覆命呢……”

“你去馬車裡將我的襻膊拿來,另外告訴車伕一聲,讓他回府給我們報個信。”

蘭草見她神情堅決,再看看到處都是受傷的百姓,隻得依言跑回馬車拿東西去了。

“實不相瞞,我是不會醫術,隻會簡單的包紮,若隻是需要包紮傷口了,就留在這邊。如若傷勢嚴重,就請去其他大夫那裡,免得耽誤了。”

陸晚站在隊5麵前,對大家大聲道。

排隊的人們,聽了她的話,漸漸分離出一部分人,去了大夫那邊。

蘭草拿來襻膊替陸晚摟好衣袖,又替她從彆的大夫那裡拿來更多的紗布和止血散,陸晚就又開始忙活起來……

李翊從塌方處走出來,滿身的灰塵,神情也格外的凝重。

長亭見他眼睛望向被人群包圍的陸晚,忍不住上前低聲道:“殿下,陸姑娘說了,她不會醫術,隻是會簡單的包紮,倒也算不上欺瞞大家……”

李翊撇開臉不去看她,可眼前卻不由自主的浮現那日船上,她威脅自己,不肯替自己拔毒鏢的形容來。

難怪她那麼鎮定,尋常閨閣姑娘,見到那樣的傷口和血腥,隻怕早就嚇得暈倒過去,她倒是清醒得很,還能同自己討價還價。

她明明會包紮,可那日卻連血都不肯替自己止一下,扔了毒鏢就走。

在她眼裡,原來自己連這些素昧平生的路人都不如……

李翊心情煩悶至極,喝道:“太醫院的人怎麼還冇到?難道要本王親自拿轎子去抬嗎?”

身後的官員,見他動怒,嚇得連忙派人去催。

陸承裕灰頭土臉的從裡麵走出來,見到人群裡忙碌的身影,怔了怔,不覺擦了把眼睛。

冇看錯,確實是陸晚。

“阿晚,你……”

見她熟練的纏著紗布,陸承裕嘴巴張得塞得下一個雞蛋。

陸晚回頭朝他無奈一笑:“剛好路過這裡,就想著能不能幫幫忙,所以……”

陸承裕接過隨從的水壺灌了口水:“你這包紮術是從哪裡學的?痷堂師傅那裡麼?”

陸晚順勢點了點頭,陸承裕忍不住對她伸了個大拇指:“好樣的!”

接著,他對周圍的百姓安撫道:“大家彆慌,翊王殿下已調派太醫院的人來幫忙,太醫們馬上就會來了,大家稍安勿躁。”

李翊來了麼?

陸晚不自主的朝身後看去,果然看到一身赭石色錦袍的男人,正冷著臉在不遠處安排各種事情。

他臉色還不錯,隻是瘦了些,大抵病都好。

見他作勢要回頭,陸晚連忙轉過頭去,繼續忙起來……

此次倒塌甚是嚴重,各個部門的官員都被驚動,李睿領著戶部官員也趕到了。ka

shu五

檀木華蓋的馬車停在路邊,李睿捂住口鼻下車,眸光朝前方平平一掃,卻是一眼就看到人群裡忙碌的女人。

隻因她一身鈦白色羅裙,雖沾了些血汙泥漬,但嫋嫋婷婷的身影,還有出眾的容貌,足以讓她在人群裡,讓人一眼捕捉到。

看著她沉穩熟練的幫傷民們包紮傷口,李睿滿臉的不可思議。

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木頭小庶女嗎?

“殿下,翊王殿下說,要戶部即刻調派賑銀,安排這些災民住宿飯食……”

李睿臉色微沉,翊王不是病了麼?竟也在?

不自覺的,他眸光微冷的再次看向陸晚,腦海裡想起方纔徐誌跟他稟告的事來。

徐誌得到訊息,那對母女被翊王藏在常華寺後山,他連夜帶人去後山找人,卻撲了個空。

可在那裡,徐誌無意間得到了一個訊息。

翊王曾陪那對母女逛過集市,還在集市上遇到了陸晚。

李睿眸光深沉——那遠偏遠的一個小集市,他們倆個都能遇上,到底是無意,還是相約好的?

思忖間,他抬腿朝陸晚走去,剛一走近,就聽到百姓一個個對她讚不絕口,紛紛在打聽她是哪家府上的小姐?

另一邊,李翊聽到稟告,說睿王來,連忙趕來與他相商,這些搶救後無家可歸的百姓的安置事宜。

李睿看見他走過來,上前一把摟住了陸晚的腰身,手上不動聲色的替她解下襻膊,衣袖放下,將她半露的雙臂給遮起來。

陸晚渾身一顫,勉強笑道:“殿下來了。”

李睿看著越走越近的李翊,伏在她耳邊低低一笑:“又忘記我的話了?嗯?”

陸晚也看到了李翊,頓時明白他的意思,胸口像壓了一塊大石,透不過氣來。

她全身冰涼,低聲喚道:“表哥……”

李翊剛走近,就看到她靠在李睿懷裡,柔柔的喚著他。

三月,初春。

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,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,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南凰洲東部,一隅。

陰霾的天空,一片灰黑,透著沉重的壓抑,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,墨浸了蒼穹,暈染出雲層。

雲層疊嶂,彼此交融,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,伴隨著隆隆的雷聲。

好似神靈低吼,在人間迴盪。

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血色的雨水,帶著悲涼,落下凡塵。

大地朦朧,有一座廢墟的城池,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,毫無生氣。

城內斷壁殘垣,萬物枯敗,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,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、碎肉,彷彿破碎的秋葉,無聲凋零。

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,如今一片蕭瑟。

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,此刻再無喧鬨。

隻剩下與碎肉、塵土、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,分不出彼此,觸目驚心。

不遠,一輛殘缺的馬車,深陷在泥濘中,滿是哀落,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,掛在上麵,隨風飄搖。

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,充滿了陰森詭異。

渾濁的雙瞳,似乎殘留一些怨念,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。

那裡,趴著一道身影。

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,衣著殘破,滿是汙垢,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。

少年眯著眼睛,一動不動,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,襲遍全身,漸漸帶走他的體溫。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,他眼睛也不眨一下,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。

順著他目光望去,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,一隻枯瘦的禿鷲,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,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。

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,半點風吹草動,它就會瞬間騰空。

下載愛閱小說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。而少年如獵人一樣,耐心的等待機會。

良久之後,機會到來,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,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。

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為您提供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最快更新

第73章

連路人都不如免費閱讀https: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