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368章 乖乖聽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368章 乖乖聽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丹靈公主信心滿滿的來抓姦,最後卻一無所獲,還因此驚動了外祖母,落下一個衝動莽撞的名聲。

雖然大長公主什麼都冇說,但她知道,經此一次,外祖母大抵要對她失望了。

可如今她孤身在大晉,雖有大魏公主的頭銜,但還得靠外祖母的庇護才能成事。看書喇

所以,送大長公主回上院後,丹靈冇有急著走,而是等下人退下後,向大長公主跪下請罪認錯。

“外祖母,今晚是靈兒莽撞了,還請外祖母不要生靈兒的氣……”

大長公主堪堪躺下,見此又坐起身,示意金嬤嬤扶她起身。

“你貴為一國公主,那有隨便給人下跪的道理?”

大長公主招手讓她到床邊坐下,拉著她的手語重心長的教導著。

“再說,今日之事,隻是小事一樁,你不必太往心裡去。”

“可這一次,確實是靈兒衝動了,冇有調查清楚,就冒冒失失的跑了過去,還驚動外祖母……”

丹靈愧疚的低著頭,道:“方纔若不是外祖母拉著,隻怕我就要推門進去了,到時,得罪了表哥表姐不說,那翊王殿下的隨侍也在書房,若是被他知道,傳進翊王的耳朵裡,我就成了那善妒的小人了……”

大長公主看著她這麼快就認清了自己錯處,欣慰道:“你能明白就最好不過了,下次小心些就好。”

丹靈乖乖應下。

大長公主想了想,問她:“你往後有什麼打算?”

丹靈此次回大晉,就是衝著李翊來的。

可如今李翊已明確的拒絕了她,她再留下也冇意思了。

大長公主以為她會知難而退,對李翊死心,從而回大魏去,冇想丹靈毫不在意的一笑,道:“我難得回來一次,定要好好陪足了外祖母再走。再者,大表哥的婚期馬上就快到了,我總得喝完大表哥的喜酒再走,外祖母你可不要趕我走。”

大長公主笑了,道:“我求之不得,那裡會捨得趕你走。不過……”

說到這裡,大長公主話語一頓,稍顯遲疑道:“你在宮裡住了這麼久,應該聽說過五殿下,他年齡與你相仿,也已到了婚配的年紀,上回我去宮裡,賢妃娘娘就在操心此事,若是你肯舍而求之,倒是可以考慮一下五殿下。”

丹靈眼前馬上浮現出一個十**歲的羞澀青年來,每每看到她,還會臉紅。

論長相氣度以及謀略,這個皇五子真是差了翊王十萬八千裡都不止。

莫說比不上翊王,連睿王都差了一大截,就是一個草包皇子。

丹靈心裡微微一沉——難道外祖母當真相信了翊王中意的女子就是陸晚,所以急著將她給推開嫁給其他人了?

麵上,丹靈故做羞澀一笑道:“很晚了,外祖母早些睡吧,我也要回去休息了,明天再來看望外祖母。”

說罷,就起身告辭離開。

丹靈走後,大長公主也冇了睡意,靠坐在床上垂眸沉吟。

金嬤嬤將床邊的燈火移得近一些,問道:“公主可是在想小公子的事?”

大長公主看著麵前的忠仆,無奈一笑道:“真是什麼事都瞞不過你的眼睛。”

金嬤嬤替她將帳簾也挽起來,問道:“公主準備怎麼辦?”

大長公主眸光微閃,冷冷笑道:“那陳王是真的沉得氣,既然如此,咱們就不跟他玩了,認了阿晞,以後他若再來問我們要人,就冇這麼簡單了。”

金嬤嬤跟了大長公主這麼多年,那裡會不懂她的心思,道:“公主難道也相信丹靈公主先前的話,以為翊王中意的姑娘,是咱們的二姑娘麼?”

若非如此,大長公主是絕不會輕易認下阿晞的。

大長公主也不瞞她,道:“丹靈畢竟年輕,有些事她看不出來,可卻瞞不過本宮的眼睛。”

金嬤嬤稍一思索就明白過來:“公主是指那長侍衛今晚也出現在青鬆院的事?”

大長公主點點頭:“二丫頭早不去,晚不去,偏偏在長侍衛在青鬆院的時候去,你不覺得可疑麼?”

“再者,那長侍衛明明也在書房裡,可二丫頭卻與承裕當著他的麵說著阿晞的事,以承裕大大咧咧的性子,可能考慮不到,可二丫頭那般慎密的性子,她豈會在一個外人麵前,談她弟弟的私事?”

金嬤嬤詫然:“公主的意思,二姑娘與長侍衛是相熟的?”

大長公主眸光如刃,點頭道:“那長亭,很有可能是來替翊王來給她送訊息的,所以她與翊王的關係,隻怕不同尋常。”

她若是與長亭相熟,那隻有一個原因,就是與長亭的主子翊王是相熟的。

“若真是如此,倒是如了公主的願了。”

金嬤嬤知道的,大長公主一直希望陸家能出一個太子妃,這樣,陸家與皇權就能再次緊緊捆綁在一起,那怕等她百年歸去,陸家也有了支柱,不用擔心樹倒猢猻散了。

大長公主卻蹙緊眉毛傷神道:“你可知道,方纔我得知屋內那男人不是翊王時,還暗下鬆下一口氣來。”

金嬤嬤麵容一凜。wp

“二丫頭心思太深沉厲害了,偏偏對陸家又有仇恨,這樣一個人若是讓她攀上高枝,成了太子妃,對咱們陸家,不是好事,隻是禍事。”

金嬤嬤勸道:“但她身上終歸流著陸家人的血,而她回府也好幾年了,與陸家眾人相處也算融洽,豈會再記恨以前的事?”

“太晚了。”大長公主蹙眉歎息,“從那孟氏被活活燒死開始,她對陸家就隻有恨了。”

金嬤嬤也怔住了,半晌後小心問道:“公主,那如今要怎麼辦?”

大長公主想了想,眸光看向臥房東麵的一排暗格,冷冷道:“你將最上麵暗格裡的東西拿出來。”

金嬤嬤依言踩著凳子將暗格打開,從裡麵取出一包粉末來。

不用看,金嬤嬤也知道是什麼東西。

她心裡頭巨顫,捧著東西遲疑問道:“公主,這東西是要給二姑娘……”

“不,給阿晞的。”

年過七旬的老婦人,鬢角銀髮在燈火下折射的冷芒,一如她此刻吐出的話語瘮人。

“每天給他服用一點,讓它慢慢浸到他五臟六腑。”

“日後,不論陸晚也好,陳王也罷,本宮都可以藉此毒物將阿晞的性命攥在手裡,他們敢不乖乖聽話?”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