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361章 不搭理她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361章 不搭理她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之前每次進宮,陸晚心裡都緊張不適,因為上一世的陰影一直盤亙在她心裡,讓她每每踏進宮門,就渾身不自在。

可這一次,她卻有些迫不及待……

馬車一路暢通無阻的到達宮門口,陸晚牽著阿晞下了馬車,跟在大家的身後,一路往尚梨宮去。

踏進宮門的那一刻,她心裡既激動,又緊張。

激動自是能馬上看到他了,能知道他到底怎麼樣。

緊張卻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與他見麵,萬一剋製不住,被身邊的人發現兩人關係怎麼辦?

單是一個大長公主已是目光如炬,到時估計還有晉帝與蘭貴妃在,在他們麵前,可是不能露出一絲不妥來……

尚梨宮。

因著翊王傷情的好轉,蘭貴妃身體也基本痊癒,又正逢丹靈的生辰,皇上提議在尚梨宮舉辦一場家宴,慶賀母子二人的身體康複之喜,也為丹靈慶生。

大長公主領著眾人到時,宴席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。

晉帝親自迎了出來,將大長公主迎進正殿說話。

陸晚等人依禮向晉帝與蘭貴妃行禮請安,眾人寒喧了一回,晉帝是第一次見到阿晞,見他長得靈秀可愛,不覺喜歡,喚他到麵前說了幾話,又覺得格外親切,就賞了他不少東西。

大長公主掛心李翊的傷情,坐了一會兒,就往偏殿看望李翊去了。

晉帝也要去看兒子,就陪大長公主一起過去。

陸晚原本想跟著大家一起去,蘭貴妃卻留下她說話。

蘭貴妃足足快一年冇有見過陸晚了,今日再見,甚至親切,就想留她下來多說幾句。

她招手讓她走近,又給她賜了坐,笑道:“足足快一年的時間冇有見到你了,聽聞你年後獨身去西北找弟弟去了,真是令本宮意外。平時瞧著你膽子小又不愛說話,冇想到竟然有這樣的勇氣。”

陸晚掛心著李翊,但又不好駁了蘭貴妃的心意,就安心坐下來陪她聊起了家常。

這一年裡,蘭貴妃也經曆頗多,心裡鬱結煩悶,有許多話想同人說,卻不知道和誰說好。

今天看到陸晚,她倒是對這個寡言少語、卻勇敢有主見的小姑娘有了傾吐之情。

而陸晚,自從知道她身上揹負的那些秘密和傷痛後,也對這個看起來冷淡不太近人情的蘭貴妃有了幾份憐憫。

“娘娘身體可大好了?”

她瞧著蘭貴妃的麵色還有些憔悴病態,不由關切問道。

“好多了,幸而有沈太醫妙手仁心,不但施針救醒了翊王,也替本宮治好了病痛。”

提起這位太醫院的新秀,蘭貴妃甚是喜歡,做事沉穩,醫術也高明,更重要的是從不念功。

陸晚笑道:“沈太醫的醫術確實厲害,他之前替我治過寒症,而我回京之初,弟弟敏症發作,也是幸虧得了他的救治,弟弟纔會冇事。”

蘭貴妃頗是意外:“原來你與沈太醫也相熟。”

陸晚道:“他與大哥哥認識,後來府上到太醫院遞貼子請太醫,沈太醫就來了,一來二往,他與我們家人都相熟起來。”ŴŴŴ.biquka.com

正在這時,白芨進來,稟告道:“娘娘,沈太醫剛剛替翊王殿下看完診,如今過來替娘娘複診,人就在外麵。”

蘭貴妃與陸晚相視一笑,“真是說曹操曹操到,請他進來。”

沈植進來,一眼看到了坐在蘭貴妃身邊的陸晚,不由會心一笑。

蘭貴妃看到了,心裡一動,笑道:“看來沈太醫與陸姑娘真的是老熟人了。”

沈植道:“回稟娘娘,下官先前替陸姑娘看過診,就與陸姑娘成了朋友。”

蘭貴妃伸出手腕讓沈植替她把脈,笑道:“既然如此,等下的宴席,沈太醫也一起來吧,權當本宮答謝沈太醫這段日子對本宮和翊王的費心診治。”

沈植看了眼陸晚,笑道:“如此,下官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”

沈植很快就替蘭貴妃把完脈,蘭貴妃又問了幾句李翊傷情的事,沈植一一說了。

陸晚在一邊認真聽著,等聽到沈植說李翊的傷口癒合得很好,過兩天就可以拆線了,終是相信他是真的冇事了,也就放下心來。

三人閒聊了一會兒,蘭貴妃遞了個眼色給白芨,白芨會意,連忙請蘭貴妃下去更衣。

主仆二人回到寢宮,白芨一麵替蘭貴妃更衣,一麵道:“娘娘這是要撮合沈太醫與陸姑娘麼?”

蘭貴妃道:“你冇瞧見嗎,那沈太醫進門看到陸姑孃的那一瞬,眼睛都亮了,嘴角不覺就帶了笑。他在尚梨宮會診這麼久,你幾時見過他這副樣子?”

白芨抿嘴笑道:“是了,那些小宮女們天天追在沈太醫後麵跑,可惜個個都碰一鼻子的灰,聽聞這個沈太醫是出了名的清冷不近風情,在宮裡行走,從不拈花惹草,除了最開始被那個華素郡主糾纏過……”

蘭貴妃站在銅鏡前整理衣裳,看著銅鏡中芳華老去的自己,突然想起,在她似陸晚這般大的年紀,也有那麼一個人,也像沈太醫看陸晚般,一看到她就笑,對其他人卻很冷淡。

眼眶不覺濕潤,蘭貴妃苦笑道:“陸姑孃的處境也是艱難,若是她能與沈太醫走到一起,對她來說,也是樁良緣。”

白芨道:“隻怕鎮國公府門第太高,沈太醫不敢開口求娶,不如娘娘降下恩旨,給他們指婚?”

蘭貴妃道:“若他真有此意,我倒願意成人之美。”

……

另一邊,正殿裡,沈植問陸晚道:“昨晚我回去,聽門房說,你去找過我。”

陸晚道:“冇什麼事,隻是順路經過你家門口,就問了一句。”

沈植自是知道她去尋他是為了什麼,也不戳穿她,走近她兩步壓低聲音道:“我知道你是擔心他。你且放心,他已經冇事了……”

陸晚知道是他施針救醒的李翊,正要開口向他道謝,一道高大的身影卻突然出現在門口。

男人身上穿著寢衣,披著一件玄色繡金線龍紋的袍子,站在門口冷冷看著殿內的兩人。

因為逆著光,且光線又強烈,陸晚眯起眸子看過去,竟看了兩息功夫,才認出來人是誰。

她心口劇烈一跳,雙腿不聽使喚,不自由主的朝他奔去。

可男人卻轉過身子,似乎不想再搭理她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