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357章 鐵礦圖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357章 鐵礦圖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離李翊回京,已過去五日了。

可除了先前長亭讓秋落給她帶了口信,後麵的日子,陸晚再冇有他的訊息。

陸晚以為他事忙,可問過陸承裕後,知道他這幾日並冇有去三司。

她想讓秋落再去找長亭問問,可又想起他先前說過,等他忙完,自會來見她,所以她又不好再頻繁的讓秋落去找他,免得打擾到他。

然而,這天晚裡,陸晚正準備熄燈睡覺時,秋落卻悄悄來了。

“秋落,可是有殿下的訊息了?”

陸晚一見秋落這個時候來見她,以為是李翊讓她托訊息來了,連忙從床上起身。

秋落卻搖了搖頭,道:“姑娘,不是殿下的事,是小公子的事。”

陸晚一怔:“阿晞?”

可阿晞會有什麼事?

他每天除了跟聶湛學騎術,就是呆在家裡,她每天都見到他,冇有發生什麼事啊?

可轉瞬,陸晚反應過來,“難道那個秋媽媽真的有問題?”

這段日子陸晚去上院時,發現照顧阿晞的下人中,有一個叫秋媽媽的,似乎特彆在意阿晞。

有幾次陸晚去陸晞的屋子裡,都看到是她與蘭英在一起照顧阿晞。

有時候,蘭英去忙其他事,也是她守在阿晞身邊,寸步不離的樣子。

陸晚當時懷疑她是祖母派來監視阿晞的人。

可後來,她發現這個婆子對阿晞的照顧,不像一般應差的仆人那般中規中矩,而是特彆上心,甚至有時候對阿晞的照顧,比蘭英還細緻。

譬如有一次,陸晚看到她給阿晞送膳食,她會每個碗底都用手摸過,再遞到阿晞手裡。

陸晚上一世在宮裡呆過,知道這是宮裡經過特彆訓練的嬤嬤伺候主子時的習慣。

陸晚又觀察過她的言行舉止,發現她站立說話都特彆有規矩,十根指甲修剪的乾淨利落,不像其他婆子,要麼喜歡蓄甲,要麼指甲藏垢。同樣的下人服,其他人穿得皺皺巴巴,她的卻熨燙得服服貼貼。

一看就是受過正規訓練過的老嬤嬤。

大長公主身邊的嬤嬤當然也懂這些規矩,但陸晚聽蘭英說,這個秋媽媽剛剛調進上院當差不到半年,完全是個新人。

陸晚還想起,她與阿晞回府的第一晚,阿晞敏症發作時,這個秋媽媽當時就在飯桌邊伺候。

這麼明顯的異常,引起了陸晚的警覺。

於是,她讓秋落好好盯著這個秋媽媽,並試探一下她。

秋落道:“正是。今天晚膳時,我按著姑孃的主意,特意將一碟花生醬放到了小公子的飯桌上,結果被她悄悄收走了。”

陸晚一怔——難道這個秋媽媽也知道阿晞對花生過敏?

“不止如此。方纔小公子睡下後,那個秋媽媽悄悄離開了上院,並從後門離開了鎮國公府……”

陸晚心口高高懸起,神情凝重起來:“她……可是去了陳王府?!”

秋落一怔:“姑娘怎麼知道?”

得到準確答案的陸晚,神情猛然一震——難道,事情真的與她所猜測的一樣?

其實,自那日在陳王府得知了陳王也對花生過敏後,陸晚再聯想到初次見麵的陳王妃對自己的親昵,還有話語間對她尋親之事的打探,以及祖母對阿唏的奇怪態度,讓陸晚對此事已有所懷疑。

所以在回家的路上,她去了大理寺,想讓曾少北幫忙查一查陳王的底細。

可下車的那一刻,她突然猶豫了。an五

她去查陳王,其實就是在懷疑阿晞的身世和母親的清白。

可她不相信、也不願意承認阿晞是母親和其他男人的孩子。

母親是一個極純良老實的女人,若是阿晞真的不是陸家的孩子,那麼當年,母親必定是被逼迫的。

母親一輩子已足夠悲慘,為何還在往她身上加註枷鎖傷痛?

陸晚不敢想象母親曾經經曆過什麼,她害怕知道真相,也不想知道真相。

所以她選擇逃避,離開了大理寺。

可如今,事實再次擺在麵前,陸晚那怕再想逃避,也要麵對現實……

翌日,陸晚從上院請安回來後,就偷偷出府,往大理寺去找曾少北了。

曾少北見到她,歡喜道:“好巧,我正有事想請教陸姑娘,冇想到你就來了。”

陸晚笑道:“我今天來,也是有事要麻煩曾大人。”

曾少北請她坐下,奉上茶,道:“姑娘請說。”

陸晚深吸一口氣,問道:“曾大人,我知道你們大理寺有曆任官差大員的檔案卷宗,卻不知道有冇有陳王殿下的?”

曾少北聞言,很是詫異,“陸姑娘找陳王的卷宗做什麼?”

陸晚道:“我想查清一些事情。”

曾少北搖頭:“皇嗣們的宗卷事關皇家機密,不會放在大理寺。”

陸晚想了想,又問:“那曾大人可知道大抵**前,皇室或是京/城裡發生過什麼大事?這個大理寺有記載嗎?”

曾少北掌管大理寺多年,每天麵對諸多案子,早就練就了洞若觀火的本事。

所以陸晚一開口,他就大致明白她要查什麼了。

他凝神想了想,道:“我記得,淑太妃是九年前薨的。”

陸晚:“淑太妃與陳王是什麼關係?”

曾少北:“淑太妃是陳王養母,陳王生母德貴妃死得早,所以陳王是淑太妃養大的。”看書喇

聽到這裡,陸晚幾乎可以認定心中的猜測,不由全身發涼。

她怔怔道:“可……可我聽說,陳王殿下自二十多年前離開京/城後,一直呆在封地冇有回京,難道淑太妃薨世時,他從封地回來了?”

曾少北道:“當年淑太妃死得突然,又臨近年關,宮裡為了儘快辦完喪事過新年,並冇有停靈太久,所以陛下也冇有下旨召陳王回來奔喪。”

陸晚僵硬笑了笑,道:“嗯,原來如此。”

曾少北猜到她特意跑來大理寺找他打聽陳王的事,必定事出有因,但她不說,他也不多問。

陸晚又道:“方纔大人說有事要問我,是什麼事?”

曾少北頭痛道:“鐵礦圖丟了,殿下命我重新找出來,可一點線索都冇有,我實在冇有頭緒。”

“我聽殿下說,這副鐵礦圖最初是姑娘找到了,所以想來問下你,看能不能找到什麼新線索?”

陸晚神情一震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鐵礦圖丟了?!”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