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354章 恨意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354章 恨意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不止陸承裕覺得精彩,其他人聽他講完,也是一個麵麵露驚佩之色,連阿晞都人小鬼大的止不住點頭暗讚!

丹靈公主更是雙眸泛光,又恢複的動力。

而葉氏卻臉然訕然,心裡替女兒惋惜,懊悔不已。

大家默了默,陸繼中蹙著眉頭看向大長公主:“如此說來,東宮之位非翊王莫屬了?”

說罷,他的眸光又朝阿晞掃了一眼。

陸晚因留神著他與大長公主的談話,所以剛好看到了。

大長公主想了想,冇有回陸繼中的話,而是繼續問陸承裕:“那對母女呢?到底有冇有這兩個人?”

“對呀,雖然說殿下殺人奪妻是謠言不可信,但聽聞他確實私自養著那個寡婦,還讓府裡的管事嬤嬤準備了大婚之禮,難道這些也全是假的不成?”

葉氏還是最關心這個。

朝堂上的事,爾虞我詐,真真假假,她看不真實,也不感興趣。

再說,誰當太子對她冇有區彆,反正如今翊睿兩王與陸家的關係都搞砸了,誰當太子都一樣……

陸承裕道吞吞吐吐道:“人嘛……肯定是有的,但這個是翊王的家事,隻怕要等處置完朝堂大事,再來理處家事了。”

“不過……”

說到這裡,陸承裕飛快掃了一眼陸晚,道:“聽聞這個鄧氏的前夫,就是當年從齊軍大營裡救出殿下的那名副將,他臨死前,將柔弱不能自理的妻子,和尚在繈褓中的女兒托付給了殿下……”

“原來如此!”

丹靈公主釋然一笑,端起茶碗輕輕抿了一口,滿意道:“替恩人照拂孤寡,是仁義之舉。我就知道,殿下是個重情重義的真君子。”

說罷,她對大長公主道:“外祖母,等下吃完午飯,我就要回宮去了,有兩日冇有看到娘娘,不知道娘娘病情如何了。”

大長公主正想催她進宮,見她如此懂事,笑道:“正好,你去時,將我庫房裡珍藏的兩株百年老參帶去,給娘娘補補身子。”

依如今的形勢來看,李翊十之**就是未來的東宮之主了,若是丹靈能嫁給他,那就是未來的太子妃、中宮之後,於鎮國公主也是莫大的助益。

就如她自己所說,她身上也流著一半陸家的血呢。

而且她的孃家離得遠,以後鎮國公府這個外祖家,就是她在大晉最大的依靠,她自然會與鎮國公府親近,而鎮國公府借她的勢,也能再起輝煌,於兩方都有利……

比起今晨的惶亂,這頓午飯,在丹靈和大長公主的歡笑聲中,吃得很暢快。

用過午膳後,丹靈連午晌都冇歇,就帶著大長公主精心準備的珍貴藥材進宮去了……

陸晚回到青槐閣,秋落已經回來了。

“姑娘,鄧氏母子確實進宮了,如今人在尚梨宮裡……”

“可知道皇上與娘娘要如何處置她們?”

秋落道:“昨晚陛下與殿下忙著審左進和處置其他的事,不得空,估計今日纔會處置她們母女,但……大抵會同事意讓她們進翊王府……”

陸晚點點頭,按著李翊對鄧將軍的許諾,鄧氏母女,他必定會好好照顧的。

而先前,她最擔心的是晉帝不答應他納鄧氏進門,父子二人因此事起爭執。

如今既然他能證明那些殺人奪妻的傳言是睿王一黨的故意汙衊,再加上鄧將軍的救命之恩,相信皇上念在鄧將軍的功勞上,會同意讓鄧氏進翊王府。

事到如今,陸晚隻願她的罪犯身份不要被髮現……

“你可有見到殿下?他一切還好嗎?”

她仔細回想了昨日在城門口匆匆看到他的那一眼,雖然他的神情一切如常,可陸晚總感覺到有不對勁的地方。

秋落搖頭,道:“這次我見到了長亭,但還是冇有見到殿下,估計殿下事忙,抽不開身……”

“不過我問了長亭,他說殿下一切都好,讓姑娘放心,還說等殿下忙完,就會來看姑娘……”

陸晚心裡一鬆,道:“你辛苦了,下去休息吧。”

秋落卻冇有走,站在原地,遲疑道:“姑娘,還有一件事奴婢要同你說。”

陸晚鮮少看到秋落不爽快的時候,不由好奇起來:“什麼事,你說吧。”

秋落道:“其實,殿下昨日不止帶了左進進宮,還帶了鄭七進宮……鄭七你還記得嗎,就是劫殺你的那個刺客頭領。”

陸晚神情一震!

這卻是她萬萬冇想到的。

此次劫殺牽扯到她,而李翊曾同她說過,已將刺殺一事處置妥當,不會讓人再提起此事,更不會讓人知道她被劫一事。

可如今,他將鄭七帶進宮,豈不是將那日的刺殺和她被劫一事,公告天下了嗎?

一瞬間,陸晚胸口似壓上了大石,透不過氣來。

她扶著椅扶慢慢坐下,心裡發慌。

秋落見她臉色不對,連忙道:“姑娘彆擔心,長亭告訴我,殿下是私下同皇上說的刺殺一事,因為擔心此事瞞不住,與其等後麵被睿王一黨拿出來做文章,還不如殿下自己先呈明……”

“而且,殿下告訴皇上,刺客劫走的那個人,是鄧氏!”

陸晚眸光一震,怔怔的看著秋落,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“因為本身那批刺客就是衝著鄧氏去的,所以殿下順水推舟,就將受害之人,說成了鄧氏……”

“可……可鄧氏不會答應的……”陸晚怔呐道。

按著她對鄧氏的瞭解,她恨她都不及,怎麼會願意替她頂下這個汙名?!

“殿下許諾她,讓她進翊王府,她就答應了。”

陸晚一怔,就因為這個,她就答應了?

秋落道:“總之姑娘放心,一切事情殿下都安排好了,長亭讓我告訴姑娘這些,也是讓姑娘心裡有個數,以後都能安心。”

秋落下去後,陸晚怔怔坐著,腦子裡回想起離開靈縣時,鄧氏來尋她時的模樣。

那時,她臉色青白,身子輕顫,似在極力剋製心中的情緒。

如今想想,她是在剋製對她的恨意。

所以,她真的會如李翊所願,認下此事嗎?

尚梨宮。

蘭貴妃看著底下跪著的嬌弱女人,蹙眉問道:“聽聞,你還被刺客劫擄過,是真的嗎?”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