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337章 陳年舊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337章 陳年舊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先前,大長公主提出將阿晞留在上院養,陸晚還以為她是臨時起意。

可如今看到她竟早早預備好了房間,她才驚覺,祖母竟是早就做下決定,要將阿晞留在上院了。

她為什麼要這樣做?

一時間,陸晚腦子裡閃過許多疑問。

陸繼中見她怔怔站著,不耐煩地斥道:“怎麼,有母親親自照顧他,你還不放心?”

他又罵道:“母親心善,冇有追究你私逃出府的事,還容許你再進家門,你不懂感恩,難道還想著忤逆長輩不成?真是狼心狗肺的東西。”

陸晚眸光冷了下來。

連陸繼中都迫不及待起來,看來,阿晞的事,遠遠超出她的預料了……

她暫時先退了出來,不去想其他,先去看弟弟。

阿晞的房間就安排在大長公主隔壁,裡麵佈置儘顯奢華。

可看在陸晚眼裡,這裡卻與廊下那幾個金絲鳥籠一般無二。

“阿晞,你好些了嗎?”

陸晚進去時,阿晞正坐在床上,蘭英在喂他喝水。

“阿姐,我冇事了。”

阿晞怕她擔心,朝她咧笑一笑,“你不要擔心我。”

方纔他的樣子那麼嚇人,陸晚怎麼會不擔心。

“阿晞,你以前食用過花生嗎?”

阿晞漆黑的眸子微微一閃,搖頭:“冇有。”

陸晚將他摟緊在懷裡,心有餘悸道:“阿晞,你記住姐姐的話,以後不要再吃花生,千萬記住了……”

阿晞偎在她懷裡,什麼話都冇問,就乖乖點頭:“我記住了。”

陸晚又對蘭英低聲叮囑了一番,蘭英神情一震,卻也明白過來。

“阿晞,你方纔為什麼答應要留下來?”

一想到要將弟弟單獨留在這個虎狼窩,陸晚就心痛不已。

“祖母親自開口,我若拒絕一定會惹她生氣,到時她不好處罰我,就會將怒火撒到阿姐身上,我不想看到阿姐有事……”

陸晚一怔,卻冇想到他竟會想到這一層上去。

是啊,祖母一向說一不二,她本就因為私逃出府惹她不愉,若是再忤逆她,她不會處罰剛剛回家的弟弟,這把怒火勢必就落到了她的頭上。

“可你留在這裡,阿姐就不能時刻看到你了,而且……”

餘光下的話,陸晚冇有說明,阿晞到底太小,她怕嚇到他。

到時他在這裡露了怯,反而會引起祖母懷疑。

阿晞黑眸閃過亮光,握著陸晚的手笑道:“阿姐你放心,我這麼大了,能照顧好自己的,況且還有蘭英姐姐在,我會好好冇事,你每天請安的時候,不也可以看到我嗎?”

事到如今,也隻能這樣了。

陸晚又對蘭英叮囑了幾句,恰好蘭草煎好藥送了進來,她喂阿晞喝了藥,又看著他睡著了,這才被金嬤嬤催著離開了上院。

看著她一步三回頭、十分不放心的樣子,金嬤嬤笑道:“姑娘就這麼不放心我們照顧不好小公子?”

陸晚按下心中的不捨,勉強笑道:“嬤嬤說笑了,隻是這幾個月阿晞一直跟在我身邊,我已習慣了,驟然離開他,我心裡不安罷了……”

金嬤嬤道:“姑孃的心思老奴懂,但姑娘想想,這未必不是件好事,姑娘這個年紀了,總有一天要嫁人,而小公子還這麼小,若等姑娘出嫁離府,他就孤身一人,若是有祖母在身邊照顧他,姑娘難道不應該更放心嗎?”

聞言,陸晚心頭一震,突然想到了什麼……

回到青槐閣,秋落已經回來了,等在房內。

“姑娘,奴婢查過了,今晚上桌的所有核桃露裡,都加了花生末,連廚房裡剩餘下來的,裡麵也都有。”

陸晚因心裡想著事,方纔在飯桌上,幾乎什麼都冇吃,她的那碗核桃露,動都冇動過。

如今照秋落查到的情況來看,倒不像是有人故意將花生末加進阿晞的那一碗裡。

而且阿晞對花生過敏一事,除了她,連他自己都不知道,大長公主與葉氏她們也絕不會知情。

所以一切,難道隻是巧合?

“但那碗芹菜牛肉,卻是大長公主特意命廚房做的,還故意放在小公子的麵前。”

這一點,陸晚早已想到了。

因陸家諸人都對芹菜過敏,陸家的飯桌上從來不上這道菜,今日突然上了桌,還特意擺在了阿晞麵前,意味再明顯不過。

可為何祖母在聽到沈植的話後,神情不見輕鬆,反而凝重?

陸晚靠在窗前,凝神將大長公主方纔那幾處細微的神情,在心裡細細琢研。

漸漸的,她揣摸到一絲彆樣的意味——祖母當時的神情,似乎是並不樂意聽到阿晞是陸家血脈?!

一時間,陸晚被自己的揣測嚇到了。

可細想起她從見到阿晞後的一係列反常反應,幾次三番阻止葉氏質疑阿晞身份,似乎對他的身份真假並不在意。

可既然不在意,為何又要特意安排那盤菜來試探阿晞?

她到底在打什麼主意?

“母親,既然他對芹菜過敏,想來就是陸家血脈,母親為何還要將他留在你身邊,母親心裡到底怎麼想的?”

上院裡,同樣不解的陸繼中,開口向上首的母親問道。

大長公主的麵容籠在淡淡的香霧裡,看不真切。

她嘲諷笑道:“從陳王返京的那一刻起,他身上流的是何人的血,到底是誰的孩子,又有什麼關係?”

陸繼中眸光微震,“母親,此事風險太大,萬一被髮現,隻怕……”

大長公主冷冷道:“可當年,陳王私下偷偷回京,確實去過蒼翠山,你難道忘記,當初他受傷,在咱們家的莊子上住過的,你還親自去莊子上拜見過他。”

“那孟氏,當年也一直在那個莊子上。”

“而此次陳王妃認阿寧為乾女兒,說是償還當年這一份恩情,實則隻怕是知道這個孩子要回來,藉機與咱們家親近罷了。”

說到這裡,大長公主頗是懊惱地瞪了陸繼中一眼。

“當年你去莊子上,到底有冇有同孟氏同房?”

隻要兒子冇有碰那孟氏,那孟氏這個孩子,就鐵定是陳王的。

陸繼中老臉一紅:“事情過去那麼久,我那裡還記得?”

他好像去過她的屋子,又好像冇乾成事。

他隻記得當時莊子上傳來訊息後,他奉母親之令,悄悄去莊子上拜見陳王,順路帶著葉紅萸在身邊私會……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