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321章 背後之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321章 背後之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提起這件關於自己母妃的辛秘,李翊語氣平淡,波瀾不驚,彷彿隻是與陸晚在閒聊一件十分尋常的小事。

可聽在陸晚耳中,卻如平地炸起了一道悶雷。

她怔了半晌,遲疑問道:“所以,娘娘也知道他還活著?!”a



李翊冇有回話,他眸光看著遠處的燭台,冷峻的麵容掩映在忽明忽暗的光影裡,看不真切。

見他這般形容,再聯想到先前蘭貴妃的種種異樣,陸晚心裡還有什麼不明白的。

她連喝了兩口茶,將心中的震驚壓下來,思緒也清晰起來。

“所以,他口中的不共戴天之仇,是指當年他與他父親的遇害,是……”

餘下的話,陸晚冇敢說出口。

但墜影幾次三番對李翊和晉帝的刺殺,再想到晉帝對蘭貴妃的癡迷,不難想像,他為何這般仇恨他們的原因了。

一切事情聯絡在一起,得到的答案就是,當年晉帝微服出遊,對蘭貴妃一見鐘情,為了得到她,不惜殘害了她的夫君與兒子,最後終是抱得美人歸。

李翊嘲諷一笑,冷冷道:“我問過父皇,他說他冇有做過這件事,可大抵冇有人會信……”

包括他的母妃。

或許,正是持同樣的懷疑,讓母妃這些年來,對父皇一直不冷不熱。

連帶著對他,也熱愛不起來。

所以,他一出生就被帶離了母妃的尚梨宮,是舒嬤嬤一手將他養大的。

“殿下,你們是多久發現墜影……他們還活著的?”

陸晚腦子裡有無數疑問,她知道這些事,事關皇家秘聞,又是他們的家事,但想到墜影是在為李睿辦事,她就心驚膽戰,不得不向他問清楚一些事情。

“當年他們父子掉下山崖,生不見人,死不見屍,母妃成為貴妃後,就一直私下派人在尋找他們,爾後關於他們還活著的訊息,就陸續傳來……”

“我是在畫舫上第一次遇刺之後,被送進宮裡搶救,從母妃的言語間察覺到了異樣。”

彼時,他所中的鏢上有毒,生死一線之間,父皇大怒,下令要關閉京/城九門,掘地三尺,也要將刺客找出來。

母妃一聽,當即就懇求父皇一定要留活口。

母妃當時臉上的神情,刺痛了他的眼睛。

而這樣的神情,他並不陌生。

小時候想念母妃時,他偷偷跑進尚梨宮去看母妃,好幾次都看到母妃偷偷躲在寢宮裡哭,是那般的哀傷難過,令他記憶深刻。

到了第二次花宴上的刺殺,他看著倒在血泊中的父皇與陸晚,心口似被剜空,再也忍不住,跑去質問了母妃。

母妃百般否認,可越是如此,他越是肯定,他那個同母異父的兄長,是真的還活著……

李翊說起這些事時,語氣還是平淡尋常,可陸晚卻莫名的心痛起他來。

她隱約的感覺到了,那些傳聞他與蘭貴妃母子不和的原因是什麼了……

放下茶杯,陸晚握住他的手,纖纖手指舒展,與他十指相扣。看書喇

“殿下,娘娘這樣做,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
“不論是你,還是那個孩子,都是她身上掉下的肉,她都痛惜。”

“而若是娘娘以為當年那對父子所遭遇的不測,皆因她造成了,隻怕這些年娘娘心裡的愧疚與悲痛,是旁人無法體會的,所以娘娘是揹負最多的那個人……”

陸晚說的這些,李翊都懂,但卻從未有人當麵這樣勸解過他。

舒嬤嬤她們,談及此事,言語間,皆是對他的憐憫。

而這些憐憫,隻會加深他對母妃的怨念。

但內心深處,他並不想怨恨母妃……

而今,這些能讓他釋懷的話,卻出自她之口,不免令李翊動容。

他握緊她的手,眸光沉沉望著她,勾唇笑道:“怎麼,如今你還反倒安慰起本王來了?”

每當他用這樣的目光看她,她就知道他想乾壞事了。

俏臉羞紅,陸晚連忙推搡開他。

她還有很重要的事要同他說。

“殿下,我曾聽他們聊天,談到鐵礦圖。聽他們話裡的意思,他們逼你交出鐵礦圖,表麵上是要向京/城裡的某人交差,但實際上,最後鐵礦圖都要歸於他們真正的主公……”

陸晚看向李翊,沉聲道:“京/城的那位,自是睿王,但他們嘴裡那位主公,會不會是?”

秋落曾同陸晚說過李翊與陸佑寧退親的原因,是因為羅衡將李睿與陸佑寧私下交往的信件呈到了晉帝麵前。

羅衡藉此事,不止毀了李翊與陸家的聯姻,還打擊了李睿,讓他丟了臉麵,更是讓鎮國公府與兩位最有實力競爭太子之位的皇子,都落下了芥蒂……

而跟在李睿身邊多年,勢力不容小覷的徐誌,竟然毫無反抗之力,就這般折在了他的手裡,“自儘”家中……

細想想,羅衡的手段和勢力,委實可怕。

而他背後之人,膽敢將睿王當做棋子,更是深不可測。

所以,當時一聽到鄭七他們提到主公,陸晚就想到了羅衡背後真正的主子……

兩人心有靈犀,李翊一聽她的話,也想到了。

他蹙眉沉吟道:“大晉能將睿王當成棋子玩弄的,數不出五個。但這幾人,本王都派人查過,與羅衡都冇有關係。”

自從對羅衡產生懷疑後,李翊一直派人盯緊著他,也派人調查了他懷疑的幾位皇子和老王爺。

可半年時間過去,一無所獲。

陸晚想了想,道:“或許弄清羅衡的真正目的,就能找出他背後之人了。”

她的話卻是點醒了李翊。

李翊神情一凝,朝外喊了一聲。

長亭慌亂地從外麵跑進來,整個人從上至上濕透了,像個落湯雞一樣。

李翊擰眉看著他:“你乾嘛去了?”

長亭囁嚅道:“卑職肚子不舒服……”

李翊不疑有他,吩咐道:“你即刻派人回京,讓曾少北將之前查羅衡的宗卷都整理出來,送來這裡。”

長亭連忙應下……

百裡開外的邵縣,蘭英將裁縫送來的衣料呈給阿晞看。

“小公子,世子爺說了,等姑娘回來,咱們就要回京了,世子爺說要給你多做幾身新衣裳,你看你喜歡那個色的?”

阿晞靠在床榻上,眸光從麵前的布料上掃過,隨便挑了幾樣。

最後,他的目光停在一塊水綠色的蜀錦上。

“這個,也給我做一件。”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