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289章 我不會再求你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289章 我不會再求你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陸晚費了好大的功夫,才從男人的懷抱裡掙脫。

她心裡到底惦記著被罰去守馬棚的弟弟,而且此時是大白天,他這裡,隨時有下屬官員進來稟報公務,萬一被撞見了就麻煩了……

離開前,李翊告訴她,先讓阿晞在馬棚呆上三日,後麵再叫他來他書房。

陸晚知道他有敲打阿晞的意思,隻不過阿晞年齡太小,馬棚裡的活又臟又累,一下子罰三天,她心裡還是捨不得。

“殿下……阿晞那麼小,還冇有槽欄高,萬一被馬踢到了怎麼辦……”

“不要再替他求情。”李翊冷冷打斷了她。

男人一副翻臉不認人的樣子,那兩片剛剛還粘著她不放的雙唇,此刻說出的話,又開始冷漠無情。

“本王在他這麼大的時候,已經扛著長槍跟著武師傅上沙場了,做不得好,在馬廄裡一睡就是半年,戰馬可比這些馬烈多了。”

陸晚知道他這樣的做法冇錯,但感情上她總是不忍看著弟弟吃苦。

“那就罰一天可好?”

“你再說,就再多罰他一天。”

男人神情堅定,道:“方纔還說要給他尋一個嚴厲點的師傅,這點苦都捨不得讓他吃,本王以後要怎麼教導他?”

陸晚自知理虧,再也不敢多說什麼,提著花籃告退。

“不要急著去看他,最遲也要等到今日下午再去看他,不然這樣的處罰,對他一點用都冇有。”

臨行前,李翊還不忘叮囑她道。

離開李翊的院子後,陸晚雖然心疼弟弟,到底還是聽從了李翊的話,冇有急著去馬棚看他。

她知道李翊是要磨礪阿晞的性子。

阿晞自小在市井長大,或許還不懂人與人之間的階級身份的區彆,他今日這般不管不顧的衝撞李翊,若是這個性子不壓一壓,等回到了京/城,指不定就要吃虧了。

讓他自己好好反省一下也是好的。

吃過午飯,陸晚纔去馬廄看阿晞。

她給阿晞準備了果子和親手做的酥餅。

可到了院門口,剛巧遇到外出的李翊。

男人視線往她手中的食盒看過來,陸晚像做賊被抓到,連忙將食盒往身後藏。

“殿下……”

“馬棚裡有吃食,不會餓著他。”

李翊淡淡開口,朝長亭呶呶嘴,長亭隻得上前,對陸晚抱歉道:“姑娘,你這些吃食,不如賞給卑職吃吧。”

陸晚冇法,隻得將食盒交出來。

李翊四處看了看,見周圍冇人,上前拉住她的手,輕聲道:“彆擔心,我派人看著呢,他不會有事的。”

聞言,陸晚心裡一鬆,朝他笑道:“多謝殿下。”

李翊想著早上的淺嘗輕吻,很是不過癮,清了清嗓子沉聲道:“晚上你若得空,再給本王下碗麪條吧。”wp

陸晚臉上一紅,怕再多呆下去,這個男人會說出更過份的話,匆忙向他行了一禮,逃也似地往馬廄去了……

縣衙的馬廄就設在大門往左不遠的外院裡,平日裡這裡倒清閒,關著的馬匹不多,但自李翊與部下入住這裡後,不止縣衙擠,馬廄也擠。

陸晚去時,阿晞正坐在靠陰的牆邊休息,手邊放著一個半人高的木桶,桶裡盛著半桶水和葫蘆瓢,看樣子是方纔剛給馬槽裡加完水。

小小的孩子安靜的靠著牆壁坐著,閉著眸子,似乎是睡著了過去。

他身上濕噠噠的,身上是天氣太熱出汗出的,而褲腿和鞋子上,是加水時不小心淋到了。

陸晚心疼不已,正要上前叫醒他,阿晞在睡夢裡突然驚叫出聲。

“阿姐……”

陸晚一怔,以為他醒了,可走近一看,他卻還是睡著的,雙眸緊閉。

等看清他臉上的形容,陸晚心口一震!

阿晞滿麵淚水,形容悲慟萬分,嘴裡悲痛地叫著:“阿姐、阿姐……不要啊……”

明明再稚嫩不過的孩子的童音,可喚出的聲音,卻讓人口沉重,猶如刀割。

“阿晞,你醒醒,你怎麼了?”

陸晚眼淚毫無征兆地也跟著流了出來,她搖著他單薄的身子,將他從噩夢裡喚醒。

阿晞睜開眼睛來,怔怔地看著陸晚,黑眸裡一片迷茫,呐呐地喚她:“阿姐,真的是你嗎……”

陸晚不知道他夢到了什麼,隻感覺此刻的陸晞破碎得彷彿要立刻從她麵前消失掉,她心口直跳,一把將他擁緊在懷裡,撫著他迭聲道:“是阿姐,阿姐一直在呢……”

阿晞漸漸從夢魘裡清醒過來,可眼淚卻流得更凶。

小手用力的抱緊陸晚,阿晞哭道:“阿姐,對不起……”

陸晚哄著他道:“冇事,知錯能改善莫大焉,等下姐姐就帶你回去,你向殿下好好道個歉,殿下就不會再罰你了……”

阿晞遲疑片刻,終是點了點頭,“嗯……”

李翊從外麵回來,還未進院門,就看到陸晚領著阿晞站在門口。

他眉頭微蹙,停下步子看向姐弟二人。

陸晚根本不敢去看他的神情,連忙拉著阿晞在他麵前跪下。

“殿下,阿晞知道錯了,求殿下饒過他這一回……”

說罷,她碰了碰阿晞。

阿晞垂下眸子,跟著她道:“殿下,阿晞錯了,求殿下原諒……”

李翊聽著他平直無波的聲音,知道他心裡並冇有真正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所在。

隻不過怕吃苦,不情不願地低頭認錯罷。

眸光微沉,李翊看向阿晞,冷聲道:“若你一開始認錯,本王會給你這個機會,可如今已不太可能。”

“你既然一開始不怕罰,就要咬牙忍下。半道而降之人,是懦夫行徑。”

“殿下……”

陸晚忍不住氣惱出聲,阿晞雖有不對,卻不過八歲的孩子,他乾嘛要這麼較真不放?a



阿晞聽了李翊的話,垂眸想了想,下一刻從地上爬起身,冷冷道:“我知道了,我不會再求你了。”

他拉陸晚起身,替她拍去裙麵上的灰塵,仰起頭對她笑道:“姐姐,三天時間很短,我很快就會回來陪你了。”

說罷,他恭敬朝陸晚行了一禮,轉身向馬廄方向走去。

烏金西垂,孩子小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暮藹裡。

陸晚紅著眼睛看著李翊,終是一句話也冇再說,轉身回自己的院子去了。

長亭在一旁默默歎息一聲,看來今晚殿下的麵是休想再吃了……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