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274章 殿下真的讓我滾嗎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274章 殿下真的讓我滾嗎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手被握住的那一刻,陸晚倒不意外。

他敢當著大家的麵在袖袍下握她的手,如今有著桌布的遮掩,他豈會矜持?

男人的手掌寬厚炙熱,將她的手緊緊包裹住,再緩緩鬆開,帶著薄繭的手指沿著她的指縫一點點攀纏,最後與她十指交握。看書喇

陸晚微微側目,朝他看過去。

李翊眸光看似看著桌麵,眼角餘光卻從未離開過她。

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不期而遇,陸晚被他眸光裡的火熱燙得心口一顫,連忙垂下頭避開。

李翊眸光落在她嬌羞的側臉上,嘴角勾起一抹滿足的笑意。

直到此刻,重新抓住她的手,將她柔軟的小手握在手心,他才確信,眼前的這一切不是他在做夢,這個一心要逃離他身邊的女人,是真的又重新回到他的身邊來了。

兩人離得這麼般近,她身上的清幽體香絲絲縷縷的往他心裡鑽,瑩潤精巧的耳垂在他眼前晃,還有露出在衣領外的半截白雪玉頸,直勾得李翊心癢難捺。

還未喝酒,他儼然已經醉了……

陸晚怕時間長了,會被哥哥他們發現,就想將手從他的手掌裡抽出來。

可男人握得那麼緊,力道之大,似要將她的手指箍在他的手指間,她根本鬆開不了。

桌佈下,李翊攤開她的手掌。

女人的手掌軟軟的,因被他握得太緊,掌心已沁出一層細汗來。

他的指尖一筆一畫地在她手掌心裡劃過,每一筆寫得緩慢又認真。

生怕她辨識不出來。

陸晚的臉,漸漸紅了。

李翊寫完後,眸光看向她,指尖在她掌心輕輕撓了撓,催著她回答。

陸晚不覺朝對麵的弟弟看去,爾後幾不可察的輕輕搖了搖頭。

李翊眸光一沉,正要再寫,那邊,陸承裕已端起酒杯向他敬酒。

“殿下,多謝你答應讓阿晚與阿晞留下,我替他們謝謝你……”

李翊終是鬆開了陸晚的手,執杯對陸承裕道:“本王知道你在此賑災辛苦乏悶,留下二表妹與小表弟陪你也好,倒不急著讓他們走,等賑災事了,一起回京也不遲。”

陸承裕萬萬冇想到他會這麼體恤他,感動得差點掉下淚來,“多謝殿下!”

陸晚趁機連忙將手從桌子底下拿出來。

拿筷子挾菜時,她才發現手背上不覺留下了被捏過的痕跡,她又慌亂的將手攏進了袖子裡,害怕被對麵的哥哥和弟弟看見……

這一頓飯,因著李翊就在她的身邊,陸晚根本冇有心思吃。

李翊也心不在焉,幾乎冇動筷子。

陸承裕倒是開心,酒一杯接一杯的喝,最後終是醉倒了。

陸晚見天色也晚了,就趁機向李翊告辭。

李翊讓長亭幫忙送陸承裕回去,陸晚正要走,李翊再次拉住了她的手。

他目光如火地沉沉看向她,意味再明白不過。

可不等陸晚迴應他,阿晞饒過凳子走過來,喊她回去。

陸晚回頭朝李翊疚然一笑,牽著阿晞走了。

看著她離開,李翊忍不住站起身追了上去。

可到了門口,知府大人與一眾地方官在外求見,又有一堆急事等著他去處置。

李翊隻得收腳停步,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院門口,這才戀戀不捨地轉身朝著書房去了……

夜色漸深,等李翊擱下筆,已是三更天了。

他起身急忙朝臥房那邊走去,可走到門口一看,臥房那邊冇有半點燈火。

李翊心口一涼,臉色瞬間沉了下去,問長亭:“她冇過來嗎?”

長亭搖頭:“我去問過秋落了,秋落說,姑娘晚上要帶小公子睡,隻怕……隻怕不能赴殿下的約。”

李翊早就想過了,陸晚與陸承裕擠在西跨院,他若要過去,太容易被髮現。

所以就約了她晚上過來他這邊。

接風宴上,他看得出她是精心打扮過的,也察覺到了她此番回來,對他的態度似乎也發生了改變,心裡已是激動不已,料準她會過來。

可冇想到,她竟然又被她弟弟絆住了。

滿腔的歡喜瞬間落空,李翊心裡不禁生出怨氣來。

他天天盼著與她重逢,如今好不容易再次見到她,可從見麵到現在,她身邊跟著陸承裕,更是守著一個對他敵意十足的弟弟,他至今連句話都還冇同她好好說過。

難道這以後,他都不能與她單獨相處了?

想到這裡,李翊心煩氣躁,對長亭斥道:“不是讓你們安排她的弟弟跟世子爺住一間屋子麼?”

長亭無奈道:“那小公子不答應,又去求了姑娘,姑娘就將他的行李搬過去了。”

李翊恨得牙癢癢,真是個礙事的小傢夥!

若是其他人這樣礙事,他早就將他扔出去了,可誰讓那小傢夥是她的心尖肉呢,他又得罪不得……

長亭道:“殿下莫急,您今日也累了,要不殿下先歇著,等明日屬下再想辦法將那小公子支開,殿下自然就能如願見到姑娘了。”

李翊想了想,也隻能如此了。

如此,他又折身回去書房繼續處理賑災事務,長亭聽到他肚子叫了一聲,道:“殿下,屬下去讓廚房給您做點宵夜來。”

李翊確實餓了,晚飯他根本就冇動過筷子,又忙到這麼晚,肚子早就餓了。

他‘嗯’了一聲,長亭掩上門下去了。

不一會兒,門外傳來敲門聲,李翊以為是長亭送宵夜來了,頭也未抬:“進來!”

門從外麵推開,進來的卻並不是長亭,而是一個披著青色鬥蓬的丫鬟,手裡提著食盒。

丫鬟將食盒放到圓桌上,打開盒蓋,從裡麵端出一碗三鮮燴麪。

李翊初時並冇有在意,直到嗅到鮮香味,才擔起頭來。

這一看,才發現來人不是長亭。

當即,他的臉色就沉了下去。

他有過嚴令,他的書房臥房,除了他近身侍衛,其他人,一概不得入內。

這個丫鬟竟不聲不響的就進來了。wp

“殿下,吃麪了。”

女子背對著他開口,聲音嬌滴滴的,像夾著嗓音在說話。

李翊驀然想起之前那些個想儘法子接近他的女人,頓時眸光一沉,冷聲道:“滾!”

他本就因為陸晚的失約心煩氣躁,胸口一團火在燒著,此時神情更是冷戾到嚇人。

女子聞言卻緩緩轉過身上,揭下兜帽,紅著臉朝他莞爾一笑:“殿下真的讓我滾嗎?”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