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265章 樂不思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265章 樂不思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陸晚與弟弟團聚,自是歡喜不儘,再加上週娘子與周穀也在,樊慕就做主,留了她中午一起在府衙吃飯,令下人用心操辦了一桌酒菜,既為陸晚洗塵,也為慶賀她們姐弟團聚。

陸晚冇有推辭,且她看樊先生的形容,猜到他還有事同自己說,就留了下來。

果然,午飯過後,樊慕再次將她請進了書房,開門見山地問道:“姑娘接下來可有什麼打算?”

這一問,卻將陸晚問住了。

說實話,在來這裡之前,她一心隻急著要如何找到弟弟,哪裡還有心思想後麵的事情,所以樊慕突然問起,她倒不知如何回答了。

樊慕瞧出了她的心思,道:“姑娘若是還冇想好後麵的事,可以先留下來慢慢籌劃。”

陸晚點了點頭,反正弟弟找到了,她也安心了,往後的日子還長,倒不著急。

樊慕道:“姑娘若是要留下,一直住在客棧也不方便,且此地不比京/城,魚龍混雜,於姑孃的安全也不利。”

“殿下的意思,是讓姑娘搬進他的府邸裡去,而殿下也早已令人將府裡重新修整過了,姑娘隨時可以入住進去……”

陸晚聽出了樊慕話音的另一層意思,不由問道:“樊先生是不是還有事冇有告訴我?”

樊慕見她如此聰慧,一點就通,不由暗自點了點頭。

看來殿下鐘情於她,並非是因為她的美貌,想來也因為她確實與一般的閨閣女子不同,才吸引到了他。

樊慕笑讚道:“姑娘真是聽音識意,一點就通,如此,樊某也不拐彎了。”

陸晚恭敬道:“還請先生賜教。”

樊慕道:“姑娘可知我們是如何找到小公子住址的線索的?”

陸晚之前聽他說時,倒冇太在意,但此時再次聽他提起,心裡不由警覺起來。

樊慕抿下一口茶,娓娓道來。

“大抵在一個月之前,燕州突然來了一夥京/城的人,那個時節還來邊關的人甚少,他們又不是做生意買賣的,又冇有親朋在此,所以一進城,就被我們的人盯上了。”

說到這裡,樊慕無奈的笑了笑:“姑娘也知道,殿下治下嚴謹,且他與睿王博弈,好不容易纔將西北之地拿下,又交付到樊某手裡,樊某不敢有一絲懈怠,所以但凡有可疑之人進城,樊某都要調查清楚其底細,萬不敢掉以輕心。”

陸晚明白掌權者的不易,認同道:“正如先生所言,燕州魚龍混雜,各方勢力盤亙,又是兵家必爭之地,先生謹慎些也是應該。”

樊慕繼續道:“後來一查,那一夥人的確來曆不凡,竟是出自姑娘本家,鎮國公府。”

陸晚一驚,瞬間想到那次在祖母的上院裡,看到莊頭夫婦的事來。

她遲疑道:“難道,是祖母派他們來找阿晞的?”看書溂

樊慕再次讚歎道:“姑娘真是聰慧,他們確實是來找小公子的,他們手裡還有小公子的住址。”

此言一出,陸晚徹底迷惑了。

祖母懷疑母親生了孩子早在她的預料之中,但祖母又是如何知道阿晞遠在西北邊陲的?

樊慕替她解了惑:“是小公子給你寫了信,隻怕那信姑娘冇收到,落到旁人手裡去了,但得虧小公子聰明——”

說到這裡,樊慕話語一頓,忍不住‘嘖嘖’讚賞道:“阿晞實在聰明,他也擔心信落不到你手裡,所以他將住址故意寫錯,寫成了對麪人家的地址,這樣,他就知道循著地址來找他的人,是你還是其他人了。”

若是來找他的人是陸晚,他就現身,若不是,他就可以不被髮現。

“得虧他改了地址,所以那夥人冇有找到他。”

樊慕在得知這夥人也在找阿晞後,就尋了個由頭將他們以小偷的罪名扣押起來,再從他們嘴裡得知了信上的地址。

但樊慕的心智豈是那些人能比的,他很快就從地址上那戶人家的對麵發現了阿晞,聽出了他話音裡的京/城口音,就將他帶回來了。

阿晞從小跟著古嬤嬤長大,說的全是官話,那怕後麵流落到西北,學了這邊的方言,但口音裡總帶著幾分京/城的口音,樊慕一聽就察覺到了。

“而在這之前,他並不叫阿晞,他給自己另取了一個名字,這也是我們的人,找了半年,幾乎將整個燕州翻遍,也冇找到他的原因……”

說到這裡,樊慕既是讚歎阿晞的早慧與聰明警覺,又感歎他們這麼多人,竟然被一個八歲的小孩子蒙得轉轉團。

陸晚卻從他的話裡聽出心酸來。

若非遭遇了太多坎坷波折,阿晞這麼小的孩子,何至於會生出這麼多心思與防備。

而方纔她就問過弟弟,照顧他的古嬤嬤早在一年前就死了,一個七八歲的孩子,在這樣複雜的地方獨自生活,處境可想而知。a



陸晚心疼得再次掉下淚來,樊慕懂她的心情,安撫她道:“姑娘不必難過,小公子少時吃些苦,或許對他長大後的人生大有裨益,這何嘗不是一種福祉。”

陸晚明白過來樊慕先前話裡的意思,道:“多謝先生提醒,還請您寫信轉告殿下,就說我多謝他的好意,但卻不便住進他的府邸裡去。”

既然有鎮國公府的人在此地,她豈能堂而皇之地住進李翊的府裡,若是傳回京/城,豈不等於告訴世人,她與李翊的關係。

而樊慕也是這個意思。

他這般通透的人,豈會看不透兩人的關係?自然也知道,橫亙在他們之間的問題,也認為暫時應該避開為上。

如此,他爽朗一笑,道:“若是姑娘不嫌棄,樊某這宅子的後院,還有空餘的房間,姑娘可以暫住此處,剛好,我也與小公子甚是投緣,想留著他多相處些時日。”

陸晚知道他是受李翊之托,要照顧自己在燕州的安全,為免他難做,所以就一口應下了。

說定好後,秋落就回客棧去將蘭草蘭英接過來,樊慕令人收拾出第三進的院子,安排她們住進去。

剛巧周娘子與周穀也在,倒是熱鬨又圓滿……

轉眼,山頂的雪都化了,城外的荒野裡也開滿不知名的小花,冬去春來,又是一年好時節。

李翊第三次來信催問陸晚何時回京,樊慕還是無奈回他四個字,樂不思蜀……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