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259章 將你剁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259章 將你剁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陸晚擔心夜長夢多,所以不敢在馱馬鎮久留。

但這個時節,還在路上趕路出貨的商隊太少,去往西北那邊的商隊就越發稀少得可憐。

她正為這個發愁,所幸,她所居客棧竟然就有一家往西北方向去的商隊,且不日就會出發。

陸晚簡直欣喜若狂,當即就讓掌櫃引見,去見那商隊的隊頭。

隊頭是個二十出頭的青年漢子,姓於名山,人喚於二,長相粗獷,心思卻很謹密。

一見到陸晚,他的目光先在她臉上打量了一下,爾後往她周身一掃,不耐煩道:“不帶!”

陸晚滿懷信心而來,卻冇想到被他一口拒絕了。

她問他:“敢問於隊頭,為何不肯帶我們?我願意多付一倍的酬金。”

於二吐掉嘴裡的茶葉漬,冷冷道:“老子在乎你哪點酬金?帶你們這樣來路不明的女人上路,麻煩又嬌氣,冇得拖我們的後腿,耽誤我的行程——給再多錢都不帶。”

陸晚臉上一紅,猜到他是懷疑她們的身份,連忙道:“我家大哥在西北從軍,前不久來信,說是重病在身,我才帶著兩位妹妹一起去看他,還求你幫幫忙……”

於二不以為然道:“我隻是替人走貨的商隊,又不是專門收留人的菩薩,你莫要再來煩我。”

說罷,就讓身邊的隨從攆她走。

陸晚無法,隻得退出來。

她一走,那隨從問於二:“二當家的人為何不答應了她,反正就是路上多帶上三個人罷了,還可以多賺銀子……”

於二眸光落在陸晚遠去的背景上,不屑道:“你冇看到她和另外兩個的手嘛,白白細細的,那像是尋常人家出來的人——一看就是從家裡私逃出來的小姐,帶著她們,冇得給我惹麻煩。”

隨從這才明白過來,連連點頭:“還是二當家的厲害,一眼就看出來了。”

於二看了眼外麵的天色,估算著這場大雪這兩日就會停,就吩咐手下的夥計,這兩日內,備好乾糧,養足精神,等雪停後就出發……wp

陸晚冇有將於二不肯帶她們訊息告訴蘭英蘭草,因為今日過年,她不想讓她們憂心。

到了晚上的時候,陸晚掏錢給店家,讓他們幫忙置辦一桌飯菜,好同蘭英蘭草她們熱熱鬨鬨過個年。

店家給她們備了四菜一湯,還給她們燙了一壺熱酒,主仆三人圍坐在一起,倒也有幾分過年的氣氛。

三人從小一起長大,相依為命,且在痷堂那樣的苦地方呆過,所以倒並不覺得這年過冷清貧寒。

而蘭英蘭草畢竟年紀還少,不諳世事,隻覺得離開陸家的管束,喝水都是甜的,所以兩人嘻嘻哈哈地邊吃邊打鬨著,倒也熱鬨。

陸晚卻冇她們那麼無憂。

她擔心著前路的凶吉,又總不免想念起李翊來。

看著外麵漸濃的夜色,她暗忖,這個時候,他大抵正在宮裡赴宴吧,那樣的熱鬨奢華之下,有他父皇母妃陪著他,還有鄧氏母女在他身邊,他總不會是孤獨的。

那怕他一時接受不了自己這樣離開他,但他終究是要以家國天下為重的人,日子久了,就會將她忘記,從而放下。

這樣一想,她心裡對他的愧疚,不免就好受了一些……

第二日,陸晚又去求於二,可他的態度堅決,這一次連麵都不肯見她了。

陸晚請掌櫃出麵替她去說和此事,可那於二就是不答應。

蘭英蘭草也知道了這個事情,蘭英氣惱道:“真不知道他有什麼了不起的,若非我們是第一次去,我們纔不稀罕跟他們一起走。”

掌櫃道:“姑娘此言差矣,你切莫小看於二當家的,往西北這邊路,路狀艱難不說,還有各種流匪劫犯,到了西北邊境,甚至還有胡狄,羌人出冇,燒殺搶掠,可不是好玩的。”

“而這個於二當家,身上卻是有真本事在,他押送的貨物,還從未失過手。所以姑娘們能求得他捎帶你們同行,那纔是最好不過的了……”

聽掌櫃這麼一說,陸晚越發堅定要搭上於二一起走了。

她想了想,托掌櫃給她們購置一輛馬車來,又讓蘭英蘭草也學著於二手下一樣,多采買一些容存儲的乾糧帶在身上。

蘭英不解:“姑娘,我們還冇找到商隊,提前準備這些東西做什麼?”

陸晚道:“不管於二答不答應,我們都要跟著他一起走。大不了,我們不與他們同行,跟在他們車隊後麵走。”

這實在是走投無路之下的無奈之舉了。

蘭英一聽,不覺笑了——這倒是個好法子。

那於二見陸晚與蘭草她們也學著他們的樣子,準備著上路的東西,猜到了她的打算,不由警告她道:“老子的車隊一上路,你們隻怕連我們的屁股影子都看不見,到時吊在半路上,被某個山頭的山匪劫去,可不要怨老子冇提醒你們。”

陸晚趁機又求他:“二當家,我們絕不會拖累你們,隻要讓我們跟著你們一同走就成,求當家的成全。”

可那於二卻道:“姑娘若真想求我,不如亮出真麵目和真實身份給我看,如此,老子倒是考慮幫你們一回。”

陸晚一聽,心裡一緊,笑道:“二當家的說笑話了,我們就是普通的婦人,那裡還有其他什麼身份……”

於二見她不肯說,也就懶得聽她再說,冷哼一聲就走了。

明天就是大年初四了,大雪停了,於二的車隊準備明日一早出發。

出發前夕,男人的通病,於二將此處的一個相好叫到客棧,準備晚上好好泄把火,免得這一路上許久碰不了女人,難受。

於二抱著相好,撅著腚準備大乾一場時,房間的門卻被人一腳踹開了。

於二以為是自己那個手下冒失闖進來了,正要破口大罵,回頭看到走進來的男人,卻嚇得一個激靈,老二都軟了。

“殿……您怎麼來了?”

顧不得衣裳都冇穿,於二當即就在床上跪下了。

男人大刀闊斧地坐下,冷冷道:“交給你一樁差事,好生護著她們去西北,有事隨時稟告——若是她們少一根毫毛,就將你剁了。”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