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241章 巴掌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241章 巴掌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而對陸晚的詢問,李翊漠然視之,不予回答。

陸晚生怕他一怒之下,牽連無辜,不由扯著他的袖子著急問道:“殿下,你到底將葉表哥怎樣了?”

見她一臉慌亂害怕的樣子,李翊冷哼一聲,道:“本王冇有將他怎麼樣,隻是讓他不能來這裡見你。”

聞言,陸晚鬆下一口氣來,緩下語氣對他懇求道:“殿下快回去吧,這裡可是葉家,萬一被人發現……”

餘下的話,她冇有說出口,但他也應該知道後果。

可李翊冇有動。

隔了半個月冇有見她,他都還冇來得及好好看看她。wp

他順勢握住她的手:“他們特意騰出地方讓你與那葉家庶子單獨相見,這裡暫時不會有人過來。”

見他一副不打算即刻走的樣子,陸晚心裡驀然生起了一種難言的怒火。

她知道他素來膽大妄為,並不怕被人發現他在這裡。

可他曾有為她想過?

馬上,他就要與陸佑寧正式下聘定親了,若是此時讓人看到她光天化日之下,竟與他在榮昌伯府裡私下見麵,後果她想都不敢想。

那怕他說不會有人過來,她也不敢賭。

如此,她一把摔開他的手,急忙朝門口走去。

他不走,她走!

總歸不能讓人看到他們倆單獨在此處見麵……

李翊今日百忙之中特意抽空來到榮昌伯府,就是為了來見她一麵的。

長亭已回稟他,說她明日不肯去醉香樓赴約。

李翊受不了她對他的不理睬,這樣的磋磨,真是比殺了他還難受。

所以,他才追到這裡來見她。

可如今剛見麵,話都冇說上一句,她就急忙摔開他要走,李翊貴為皇子,骨子裡的傲氣被刺激出來,上前拉住她,一把捏住陸晚的脖子,將她帶向自己懷裡,低頭重重碾上她的唇。

陸晚脖子被他禁錮住,禁不住張開嘴呼吸,男人趁虛而入,發狠般攫取著。

心裡的氣惱怨恨,在碰到她身子的那一刻,李翊有些控製不住,似要將這些日子對她的日思夜想,向她加倍地索求回來。

他將她抵到桌前,大手一撈,順勢將她抱到桌麵上,緊緊圈在懷裡。

感受到男人爆發的情緒,陸晚心口直顫。

但她更害怕被人發現,也氣恨男人這般不管不顧的任性,忍不住捏起拳頭,朝他胸口胡亂打去。

李翊一動不動,任由她對他拳打腳踢。

他扣緊她的後腦勺,吻得更深更重,似要將她吸吮進骨子裡去。

陸晚又氣又怕,眼睛都紅了,忍無可忍,終是揚手,打在了他臉上。

“啪!”

清脆的巴掌終是讓李翊停了下來,神情間一片震驚。

這卻是他出生迄今,第一次挨巴掌。

從小到大,除了在戰場上受傷,莫說被打耳光,他連一根手指頭都冇受過。

陸晚氣怒之下,手上也用了力氣,這一巴掌打下去,將他臉都打紅了,還火辣辣的痛著。

而陸晚打完後,手掌上也是火辣辣的痛著,也是這一絲痛,讓她恢複理智。

等反應過自己竟打了李翊一巴掌,她臉上一下子失了血色,身子都僵住了。

她知道自己闖下大禍,也知道這個時候,自己要跪下向他請罪,她一個小小庶女,竟敢掌摑皇子,追究起來,罪可誅族。

可一向習慣委屈求全的她,這一次卻怔怔的冇有動。

她心亂如麻,害怕恐慌籠罩著她,可僅存的最後一絲尊嚴,讓她不想去求他。

他但凡能為她考慮一絲一毫,也不會將她逼到如此這般。

她記得很早之前,她就同他說過,他們之間的關係若是被揭露,於他,隻是一樁風流韻事,可於她,卻是滅頂之災。

他的不管不顧,會害死她的……

陸晚身子止不住的顫栗著,眼淚含在眼眶裡。

最終,她從桌子上滑下身子,跪到李翊麵前,咬牙顫聲道:“殿下要打要罰……悉聽尊便……”

李翊從震驚中回過神來,他神色複雜的看著跪在麵前的女子,最終什麼都冇說,轉身走了……

隨著他的離開,陸晚全身的力氣彷彿被抽空,她扶著凳子站起身,猜到葉佩兒快回來了,哆嗦著手整理著身上的衣裳髮飾,又用帕子將嘴上被他吻花掉的口脂抹掉,再給自己倒杯茶喝下,儘力地穩住心緒,不露出馬腳來。

果然,冇過一會兒,葉佩兒就過來了,一進門就抱歉的告訴她,葉宏方纔在花園裡摔了一跤,所以失約了。

陸晚問她葉宏傷得可嚴重?葉佩兒道:“崴到腳腂了,冇甚大礙,已被仆人送回房間去了,也請了大夫,謝謝表姐關心。”

陸晚聽了,暗自鬆下一口氣來,隨著葉佩兒往前麵堂屋去……

葉宏摔跤崴腳的訊息,很快傳進前麵堂屋裡,葉老夫人聽聞後,忍不住朝葉氏搖了搖頭。

這還冇定下親事,隻是見一麵,葉宏就出事了,這個陸家庶女果然是不祥。

葉老夫人再貪想鎮國公府這門親事,也隻得做罷。

總不能讓孫子去送命吧……

如此,等陸晚重回堂屋裡,眾人看她的目光越發的難言了,坐位置時,都不敢挨她太近,更是冇人再同她說話。

葉氏也冇想到,這眼看就要成的親事,竟就這樣黃了,忍不住白了陸晚一眼。

陸晚因李翊的事,心裡亂得很,再加上也聽到了旁人對自己的閒言碎語,知道自己這樣的‘不祥人’再留下來,隻會掃大家的興,於是跟葉氏說,方纔在花園裡吹了風,身子感覺不舒服,想先回府休息。

親事不成,葉氏也不想再留她下來礙眼,所以求之不得,同意讓她先回去。

彼時,正值葉老夫人生辰宴開席前夕,門口還不斷有賓客趕來。

陸晚走出府門下台階時,一輛馬車剛好在門口停下。

車簾掀起,史月瑤正要下車,待看到陸晚,神情一怔,又連忙回身,對閉眸坐著的男子膽怯又略帶興奮道:“將軍,是陸二姑娘……她果真被葉夫人帶來伯府赴宴了。”

聞聲,聶湛倏地睜開眼睛,呼地一把掀起車簾,眸光急切的朝陸晚看去。

隻是一眼,聶湛的目光就定住了。

女人的眉眼口鼻,形容神態,無一不與他夢境裡的女子契合。

聶湛神情先是震驚,繼而激動,最後隻餘欣喜若狂……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