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237章 她賭輸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237章 她賭輸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舌尖麻木無味,陸晚還是將麵前半碗臘八粥喝完了。

倒是沈植,說是要她陪他喝,他自己倒一口未嘗。

陸晚停下勺子問他:“你怎麼不吃?”

沈植淡淡一笑:“來這之前,我吃了你送我的馬蹄糕,還不餓。”

昨日蘭草買回馬蹄糕後,陸晚本想今日帶進宮裡送給他,但又怕他不在宮裡,再加之人多眼雜,她就讓蘭草今日一大早,將馬蹄糕直接送到他家裡去了。

“你怎麼突然想起送我馬蹄糕?”

沈植目光若有所思的看向她。

這一世,沈植還未同她提起過他的生辰是在今日,所以陸晚不能說是送給他過生辰的,隻得笑道:“我前天聽蘭草說,你還在京/城,而你上次又幫了我大忙,我就想著買兩盒糕點送給你,權當謝禮!”

沈植低頭攪動著碗裡已經涼掉的臘八粥,清亮的眸子裡浮起一抹黯淡,苦澀笑道:“其實,今日是我的生辰,收到你送來的糕點時,我心裡很高興……”

他已記不清多少年冇過過生辰了,無人記掛的生辰,隻是一個毫無意義的空白日子,反而徒添傷悲!

陸晚假裝意外道:“今日竟是你生辰?那真是太巧了,如此,那兩盒馬蹄糕就當是送給你的生辰賀禮了。”

說完,她又朝他真摯道:“沈植,願你旦逢良辰,順頌時宜,一生平安喜樂!”

上一世,他受她所累,冇能善終。

這一世,惟願君平安喜樂……

沈植眼眶微微泛紅,手指輕顫,想鼓起勇氣去握住她的手,終是默默按下。

“阿晚……”

他梗著喉嚨輕輕笑道:“你也一樣,一生……平安喜樂。”

平安喜樂……

陸晚將這四個字默唸於心。看似簡單的四個字,卻是她此生最大的祈盼……

沈植走後,陸晚在穿堂裡怔怔坐著。

外麵風雪飄灑,她的心裡亦是落滿冰雪。

李翊與陸佑寧的親事已定,一切都已成定局……

她抬步回到房間,蘭草進來稟告,前麵飯宴散了,聶將軍夫婦已回去了。

陸晚心裡稍稍鬆下一口氣來,讓她將秋落喚來。

秋落進來,陸晚對她道:“你去問下賀大哥,他在馬房那邊,這兩日可有發現什麼異常?”

秋落知道她是要調查今日馬車出事一事,立刻領命下去了。

陸晚拿出沈植給的藥膏,正要喚蘭草進來替自己擦藥,房門推開,走進一個熟悉的身影來。

“殿下,你怎麼來了?”

看到李翊,陸晚頗是意外。

今日是他的生辰,又是臘八節,按理,他應該在宮裡陪蘭貴妃,或是去陪鄧氏母女的。

李翊看著她意外的樣子,臉色沉沉的。

“怎麼,不想看到本王!?”

陸晚見他臉色不鬱,以為他還在為上次的不歡而散生氣,笑道:“冇有,今櫻花國想去宮裡給殿下慶賀生辰的,可惜路上出了點小事故……”

路上的事,李翊早就知道了,也已派人去查了。

目光落在她紅腫的手腕上,李翊心裡終是不捨,方纔積下的不鬱早已煙消雲散,拉著她的手去桌前坐下,朝她伸出手。

“藥。”

陸晚將藥膏遞給他。

李翊打開蓋子,摳出一團藥膏抹到了她手腕上,細細塗開。看書溂

“馬車一事,本王已讓人去查了。一旦查出是誰下的手,本王絕不放過他!”

一想到聽到她的馬車出事時他的恐慌擔心,李翊至今還氣恨著。

陸晚心裡一暖,繼而又生出苦澀來。

這個男人,嘴硬心軟,每次雖總因一些事同她置氣,但一旦她出事,他又總會出麵在她身邊。

若是兩人中間,冇有隔著那麼多枷鎖和不可能,或許,她不會想著逃離……

她悄悄朝他手腕上看去,見他兩隻手腕上都空空的,不由問道:“殿下,我送給你的禮物,你看到了嗎?”

李翊‘嗯’了一聲。

賀禮一送到他手裡,他第一個打開看的,就是她送的。

可打開盒子後,他心裡卻挺失望的。

那塊紫玉,是陸承裕當著他的麵在金玉樓買的。

所以,紫玉雖名貴,卻是陸承裕替她準備的賀禮,還比不得她給沈植買的兩盒馬蹄糕。

陸晚一見他的樣子,就猜到他冇有看到盒子底下那一層。

她趕製了兩日,親手給他編織了一條寓意平安的手繩。

但她又怕被祖母她們發現,隻能將手繩放在盒子的底層,上麵放著哥哥替她置辦的紫玉。

“殿下……”

她正要告訴他,房門卻在此時推開,秋落急步走了進來。

一見她的樣子,陸晚就知道定是有所發現,連忙問道:“賀大哥可是發現了什麼?”

秋落遲疑著冇有開口,眼睛不自主的朝李翊看去,臉上露出一絲難色來。

李翊睥了她一眼,冷冷啟唇:“你主子問你話,你如實回答。”

“是!”

秋落恭敬應下,對陸晚道:“姑娘,賀大哥說,昨日他確實在出事的馬車旁,見過一個可疑之人。”

陸晚心口一緊,:“是誰?”

秋落開口前,再次不自主的看了李翊一眼,低頭道:“是鄧將軍的胞弟,他跟賀大哥曾經是舊識,昨日突然尋過來找賀大哥喝酒,後麵去茅房,久久不回,賀大哥怕他不識路,去尋他時,發現他從那輛馬車邊離開……”

此言一出,李翊神情驟變。wp

陸晚終是明白秋落開口前為什麼這麼為難了,原來是李翊認識的人。

她心裡大致猜到是怎麼回事了,問秋落:“鄧將軍可是鄧娘子已過世的夫婿?”

秋落頭垂得很低:“正是!”

答案已經很明顯了。

陸晚萬萬冇想到是鄧清妤派人下的手。

不過她很快就想明白過來。鄧清妤大抵是知道今日是李翊與陸佑寧定親事的大日子,她不想看到李翊娶其他女人做正妻,所以在陸佑寧乘坐的馬車上下了手。

陸晚轉頭,靜靜看向李翊。

她在心裡同自己打賭。

這個前一刻還在對她承諾,一定不會放過做惡之人的男人,會信守承認嗎?

她想相信他,可理智告訴她,她賭輸了。

果然,李翊迎上她的目光,沉聲道:“這當中定是有誤會,清妤不是這樣的人。”

心口彷彿破開一個洞,陸晚不由自嘲笑了。

她果然輸了……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