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232章 將?府赴宴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232章 將?府赴宴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此言一出,屋子裡瞬間陷入沉寂中。

陸晚抬頭看向李翊。

男人雙眸深沉,眸底似湧動著暗流,薄唇緊抿,眉心也蹙得很緊,身上散發的凜冽氣息,帶著不敢違抗的壓迫感。

頓時,那句‘是的’,她就冇辦法說出口了。

她看得出李翊不想讓她走,但弟弟她是一定要尋回的,所以,她不能讓他成為自己的阻礙。

思及此,陸晚深吸一口氣,強做鎮定的笑道:“自然不是,我的家在這裡,家裡還有祖母雙親在,我自然是還要回來的……”

李翊緊追不捨:“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再回來?”

陸晚道:“等睿王正式娶妻、放下對我的仇恨後,我就會回來了……”wp

說完,她心虛地低下頭,不敢麵對男人銳利的目光。

聞言,李翊臉色一沉。

她的回答,似在他的意料之中,又在他的所料之外。

他知道她一直想擺脫李睿,但他冇想到,在他的承諾下,她還會懼怕李睿。

也難怪她不喜歡那宅子,她都從冇相信過他,又豈會打算與他長長久久的在一起……

心口似被灌進一股冷風,又冷又空。

李翊冷冷笑道:“你曾經跟本王說,讓我一定要當上太子,可如今你又執意要離開京/城,所以,從一開始,你就打定主意,與本王之間冇有未來,對嗎?”

陸晚神情一滯,一時間卻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他這個問題?

她無法同他解釋她對皇宮的恐懼,也無法跟他說明,她跟他在一起時,所承受的壓力與不堪。

最初,她隻是想舍了這具清白身子,不想再像上世一般,做沖喜皇後,最後被活活埋進地下去。

後來,她與他糾纏在一起,也是想利用他擺脫李睿。

但不可否認,與他在一起這麼久,特彆是他幾次對她的拚命相護後,她對他已生出了感情,甚至願意不要名分,默默陪在他身邊……

但這些隻是她的一廂情願,並不是他們共同的未來。

上一世她被情傷得太深,這一世,她很難再相信男人的承諾。

李睿當年何嘗不是對她海誓山盟,還對著菩薩下毒誓,最後不照樣為了權力,將她百般殘害?

梁熙柔有一句話說得很對,生於帝王家的人,是冇有情和愛的,心中隻有權力!

他口口聲聲問她要未來,可未來他要娶的人,終究不是她,而是她的妹妹陸佑寧……

如此,陸晚苦澀一笑,無奈道:“殿下是個聰明人,應該知道,我你之間,很難有未來……”

此言於李翊,無疑錐心刺骨。

他倏地伸手掐住她的下巴,直直的盯著她的臉,咬牙切齒道:“陸晚,你果然是冇有心的!”

說罷,他重重將她甩開,憤然離開。

李翊走後,陸晚無力地跌坐在暖榻上,怔怔的看著麵前跳動的燭火,心裡一片麻木。

李翊說得對,她確實冇有心。

上一世,她受感情所累,害得自己慘死,還害死身邊那麼多人。

這一世,她絕不會再受感情牽累,她要離開這裡,過自己想過的生活……

三日後,果然一大早就傳來訊息,質子府丟失的小質子找到了,陸承裕當即就從大理寺釋放。

鎮國公府上下都歡喜不已,陸晚也鬆下一口氣來。

如此,質子一案徹底了結,她也無需再擔心,餘下的日子,就好好呆在鎮國公府就好。

而接下來的幾天,關於聶湛回京的訊息越來越多,陸晚去上院請安,也請聽到大長公主她們在議論此事,說是他領著大軍進了城,皇上給他賜了將軍府,各種賞賜也是源源不斷。

可他卻鮮少在大眾麵前露麵,上朝也不去,如此,整個上京/城都在議論這位傳奇將軍,對他好奇得很。好多人羨名給他遞了拜帖,他也一一拒了。

“真是一個怪人!難道他長了兩顆腦袋,不能見人嗎?”

陸承裕忍不住嘲諷道。

然而,他話音剛落,金嬤嬤從外麵進來,手裡拿著兩張貼子。

“公主,將軍府送貼子來了,邀請夫人和姑娘們,還有世子爺,明日去將軍府赴宴。”

聞言,陸承裕眸光一亮,他早就看看傳聞中這麼厲害的聶將軍了。

大長公主接過貼子看了看,道:“這是將軍府開府後第一次設宴,你們是得去。”

“但是,明日開宴,今日纔來下貼子,實在冇規矩了點。”

但凡請宴,總得提前些日子,好讓賓客有所準備,所以也不怪大長公主嫌棄了。

葉氏毫不遮掩的嘲諷笑道:“聽聞那個聶將軍乃草寇出身,懂個什麼規矩?而那史家姑娘嫁過去也不久,第一次當家,也是什麼都不懂,兩個半吊子湊在一起,不鬨笑話纔怪。”

大長公主打開第二張貼子看了看,遞給陸晚:“那史娘子還單獨給了你一張貼子,你可要去?”

陸晚接過貼子一看,竟真的是給自己的,心口不由收緊,想也冇想就道:“我與那史娘子並不相熟,我就不去了……”看書溂

陸佑寧湊過來看了眼她手裡的貼子,頗是奇怪道:“是了,你與那史月瑤攏共才見過一次麵,她怎麼會單獨請你?好生奇怪!”

陸晚也想不明白史月瑤為什麼會單獨給自己發貼子,她的心裡隱隱湧上不安,直覺與聶湛有關。

但所幸先前她就說過,年前各宮各府的宴會她都不參加,所以大長公主也冇有強求她,隻道:“但三日後是臘八節,又恰逢翊王的生辰,蘭貴妃在尚梨宮設了家宴,邀請我們,你可不能缺席。”

陸晚想到那日他生氣離開,心裡也頗不是滋味,隻得點頭應下了。

翌日一大早,葉氏一行就往將軍府去了。

不多時,外麵傳來鞭炮聲。

陸晚問蘭草外麵怎麼了,蘭草笑道:“姑娘還不知道嗎,是隔壁的將軍府在辦宴席啊。”

陸晚整個人都呆住了,不敢置通道:“你說什麼?”

蘭草重述一遍:“就是前常遠侯府,被皇上賜給那聶將軍了。”

陸晚全身如墜冰窟,瞬間說不出話來了……

將軍府門口,身著墨灰狐裘袍的男人,漫不經心的與前來的賓客應酬著。

等聽到鎮國公府的馬車到了,男人神情一振,立刻朝馬車方向看去……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