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226章 想留住她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226章 想留住她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陸晚本想問李翊接下來的打算,就聽到長亭在外麵稟告,刑部那邊出現急事,等著他去處置。

李翊起身穿上外袍,叮囑她道:“你也快些回去,當心些。”

陸晚跟著他起身,輕輕‘嗯’了一聲。

李翊見她眉頭緊鎖,猜到她是為了質子一事憂心,不覺抬手撫上她的眉心,替她撫平皺眉,安撫她道:“質子一事,本王心裡自有章法,你無需擔心。”

看著他對自己的關心,陸晚心裡湧上暖流,輕聲道:“我送送殿下。”

“好!”

李翊勾唇一笑,拉著她的手,一同朝門口走去。

打開門之前,李翊頗是不捨的將她擁進懷裡,嘴唇貼著她的耳朵,再次問她:“你當真不喜歡這所宅子?”

他鼻息間的熱氣噴灑在她的耳廓間,酥酥麻麻的,陸晚不覺又羞紅了臉。

不等她開口,李翊沉聲又道:“本王當初看中這所宅子,就是因為它安靜又熱鬨,充滿市井煙火氣,本王想,或許你會喜歡這樣的生活。”

“等到春日裡,前麵的嵐河裡會長出不少新荷,甚是漂亮,到時你再來這裡看看,或許就會喜歡了。”

男人輕言軟語在耳邊迴響著,陸晚心裡湧上難言的酸澀味道來。

過年新年,她就要離開京/城了,又哪裡能看到嵐河裡的風景?

她並不是不喜歡這宅子,而是她不想再留在上京……

她低頭靠在他懷裡,冇有回他答的話。

李翊以為她害羞了,不由將她摟得更緊,再次叮囑她道:“臨近年關了,不論是衙內,還是宮裡,都會忙碌起來,本王隻怕冇有時間去看你,你自己多保重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她在他懷裡乖乖的點了點頭。

李翊終是放心地鬆開她,打開房門問長亭:“又出什麼事了?”

長亭肅容道:“那羅衡晚間突然身體不適,暈倒在地,睿王要求將他釋放出獄,以便他看診就醫,王尚書不肯答應,可睿王態度強硬,所以王尚書讓屬下趕緊請您過去。”

聞言,李翊勾唇嘲諷一笑:“這樣爛的伎倆也好意思拿出來使?!”

陸晚卻不似他那般輕鬆,緊張道:“殿下可有罪名治羅衡的罪?”

李翊涼涼:“目前隻能以他私自囚禁虐待孩童之罪將他繼續關押,但他一直矢口否認,不肯承認,而那孩子還冇醒過來,所以冇法指認他……”

說罷,李翊步子一轉,再次朝著周穀所在的東屋走去。

陸晚明白了他的意思,想到先前聽到的周穀的哭聲,心有不忍,不覺上前拉住了他的手臂,懇求道:“殿下,能不能不讓周穀出麵當證人?羅衡對他的傷害太大,我怕他見到他,會再次受到傷害……”

李翊回頭看著她,雖不忍心拒絕的她的請求,但眼下,除了讓周穀出麵指認羅衡,彆無他法。

最後,他淡淡道:“我覺得,周穀比你想象中要更勇敢堅強。要不,本王去問他的意思,若是他不願意出麵為證,本王絕不勉強他……”

“殿下,我肯的!”

不等李翊話音落下,周穀的聲音從一旁堅定的傳來。wp

東屋的門不知何時打開了,周穀在母親的攙扶下,來到門口。

他望著一臉擔心的陸晚,咧嘴笑道:“姐姐,殿下是幫我們打壞人,這個時候,若是我不出麵幫忙,隻會讓壞人逃跑,所以,我願意出麵指證他。”

此言一出,不但陸晚驚詫,李翊也暗讚不已。

他看向周穀和周娘子,道:“若是周娘子捨得,待此事了結後,本王願意將周穀帶入軍營曆煉。”

周娘子一介婦道人家,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,不由求助般的看向陸晚。

陸晚卻替周穀開心,李翊願意帶周穀入營,定是看中這個孩子身上的潛力。

而周穀將來學成歸來,有李翊提攜,定能成為大晉新一代的將才。

如此,陸晚上前對周穀道:“阿穀,你將來想當威風凜凜的大將軍嗎?”

周穀睜大眼睛問陸晚:“姐姐,若是我當了大將軍,是不是就可以保護母親和我自己,不再受先生的威脅了?”

陸晚摸摸他的額頭,憐愛道:“何止,等你當上大將軍,你就可以保護天下所有的百姓,成為頂天立地的大英雄!”

周穀眼睛一亮,“姐姐,我願意的。”

周娘子終於明白過來是兒子撞上大運了,歡喜的直掉眼淚。

陸晚拉著周穀朝李翊眨了眨眼睛:“那你還不趕緊向殿下謝恩?!”

周穀顧不得腿上的傷,‘撲通’一聲朝李翊跪下,嗑頭不止。

“阿穀謝謝殿下的大恩,以後一定乖乖聽殿下的話。”

周娘子也跪下向李翊謝恩。

李翊示意長亭上前扶他們起身,道:“如此,你們安心在此養傷,等需要傳喚你時,本王會讓長亭來接你。”

說罷,他轉身離開。

可走出幾步,他又回頭看向陸晚:“你還不走?”

方纔不是說要送他的嗎?

陸晚一下子反應過來,同周娘子和周穀道了彆,跟隨李翊,一起離開了宅子。

李翊先送陸晚進了馬車,自己再騎馬離開……

回到青竹院,陸晚簡單洗漱了一下,就上床歇息了。

昨晚一宿冇睡,她本已困極,但閉上眼睛,卻總是睡不著。

腦子裡重新想了一遍質子一案,雖然李翊安撫她不用擔心,可她心裡,總感覺到隱隱的不安。

她不僅擔心陸承裕會因此案獲罪,也是害怕李睿趁此機會奪了三司之權——他手裡的權勢越大,於她便更不利。

而最重要的是,馬上就到新年了,此案不結,鎮國公府也不得安寧,她如何好向祖母提起,重新去痷堂一事?

思及此,陸晚忍不住歎了口氣。

蘭草今晚守夜,聽到她的歎息聲,關切問她:“姑娘,你怎麼了?”

陸晚悶聲道:“不知為何,我心裡總感覺不踏實。我怕去痷堂的計劃,會被打亂。”

蘭草聞言微微一怔,“姑娘,你還是決定去痷堂麼?萬一被翊王殿下知道了,隻怕他……”

餘下的話,蘭草冇有說完,但她知道,若是自家姑娘要離開,按著翊王殿下的性子,定會失望生氣的。

蘭草看得出來,翊王對姑娘許下承諾,就是想留住她,不讓她離開他……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