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222章 不時之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222章 不時之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沈植醫術果然了得,給那孩子施針護住心脈後,他的呼吸雖然還是很弱,卻比先前好了許多,身體也有了回暖的跡像。

見此,陸晚重重舒下一口氣來,差了蘭英去上院,向祖母稟告此事。

大長公主本就被青竹院的響動驚動了,正準備差人去詢問清楚,恰好聽到蘭英來報,心裡隱隱察覺到事情不簡單,當即顧不得天黑路滑,扶著金嬤嬤趕來了青竹院。

“二丫頭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陸晚簡單明瞭的同祖母說明瞭她與周娘子的關係、以及這個孩子的由來,大長公主瞬間明白過來。

“你的意思,這個孩子,可能就是大家都在找的那個大梁小質子?”

怕引起祖母懷疑,陸晚不敢表露太白,謹慎道:“孫女有過這樣的懷疑,但最終如何,恐怕還要煩請祖母,差人去刑部請人過來查驗清楚。”看書溂

大長公主連連點頭,當即對金嬤嬤道:“你馬上拿我的令牌去刑部找翊王,讓他親自帶人過來。切記,不要驚動旁人!”

大長公主知道事情的緊要性,這個孩子身份冇有得到確切證實之前,不宜大肆宣揚,以免引來不必要的麻煩。

陸晚聽到祖母的安排,悄悄鬆下一口氣來——不得不說,薑還是老的辣,祖母畢竟是經曆過大風大浪之人,考慮周全,又不容易落下後患。

金嬤嬤去了後,陸晚將大長公主安頓進暖閣裡歇下,自己領著丫鬟下人,按著沈植的指示,熬製藥浴,將那孩子泡進藥浴裡……

等一切忙完,天光將明,陸晚站在廊下看向門外——算算時辰,李翊應該帶人趕過來了。

沈植從屋子裡出來,見她踮著一隻腳站著,猜到是她方纔急著下馬,崴到腳了。

“我待會讓蘭草給你拿瓶跌打藥酒,擦到崴傷的地方,會舒緩一下疼痛。”

陸晚先前下馬時,確定崴到了腳,先前忙著事,冇有察覺,如今歇下來,就發覺腳裸處一直漲痛著。

她點頭應下。

沈植見她蹙眉不展,安慰她道:“你不要擔心那孩子,等泡過藥浴後,我再給他施針疏通淤堵的血脈,性命應該能保得住的……”

陸晚見他也是一臉疲容,感激道:“沈太醫,謝謝你,今日若是冇有你在,隻怕這個孩子就救不過來了。”

沈植擔憂的看著她:“阿晚,朝堂之爭,波譎雲詭,你一介後宅女子,勢力單薄,切勿被牽扯進去,凡事,你得先保全好自己纔是。”

陸晚知道他聰明,那怕不問她這個孩子的身份來曆,隻怕也猜到了一二。

自上次臨江閣一彆後,陸晚心裡對沈植存了疑,但不可否認,他對自己的關心卻是真的,他眼睛裡的真誠騙不了人。

她淡淡一笑:“我當日偶然救助過周穀一回,那個孩子與這個孩子幾乎一般大,因我救了他一回,他就心存了善念,捨命救下這個孩子,再托付於我。”

“我不想讓周穀失望,所以纔想儘力救回這個孩子。其他的事,我無能為力,全憑祖母作主。”

當時,在看到這個孩子的第一眼,她就想過派人去通知李翊,但轉念一想,這個孩子要帶進府救治,勢必瞞不過祖母和府裡的人。

而此事滋事體大,不是她與李翊之間的私事,若是她私下派人去通知李翊和刑部,等他們上門來帶走孩子時,以祖母的精明,必定會發覺他們之間的關係不同尋常。

她好不容易纔求得祖母答應,讓她過完年就離開陸府,萬不能在此時另生枝節。

所以,此事由祖母出麵最妥當,也不會令人懷疑。

而當下最緊要的,是保住這孩子的性命。

沈植聽了她話,放心的點了點頭,“如此甚好。上一次我走的匆忙,都來不及同你告彆,還擔心你會……”

餘下的話,沈植說到嘴邊又嚥下去了,轉開話題笑道:“冇想到你的騎術這麼好。”

陸晚也笑了:“我也冇想到沈太醫能文能武,騎術精湛。”

沈植羞郝笑笑:“我隨父親在嶺南學藝時,那裡多高山峻嶺,車駕不便,隻得學會騎馬出行。讓你見笑了。”

陸晚察覺到他是有意向自己解釋他會騎術的原因,她冇有再細問,選擇相信他。

或許就像她隱瞞了自己重生的身份一樣,沈植身上也有他不願意說的秘密,甚至是不得已的苦衷……

聊了一會兒,蘭英請沈植進去看看那孩子身上的皮外傷,沈植就進屋去了。

陸晚看著天光將明,喚來秋落,讓她與那個車伕去城隍廟接周娘子和周穀。

“姑娘,也是將他們接進府裡來嗎?”

秋落一問,陸晚這纔想起,將他們接進府並不妥當。

周穀曾經是羅衡的貼身書童,李睿他們都知道,若是她帶在身邊,李睿越發會揪著她不肯放了。

但眼下,突然之間,還能將他們母子安置去哪裡?

如果將他們母子安排住進客棧,隻怕也不安全。

陸晚因為從冇打算在京/城長久呆下去,所以並未在京/城裡私購宅子。

正在她不知如何是好時,秋落上前兩步附到她耳邊低聲道:“姑娘,有一個地方可以去,殿下在城中有一處私宅,在他派奴婢來姑娘身邊時,就將那裡的鑰匙交給了奴婢,以備姑娘不時之需。”a



陸晚一怔,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秋落——他竟連這個都替她想到了?

秋落朝她肯定的點了點頭。

一時間,陸晚心裡湧上難言的滋味。

想來,他早已考慮到,若是有一天他們之間的關係被揭發,她被陸家趕出家門,被世人所不能容時,所以早早替她準備好了退路。

這個男人,真是遠比她想象中,更值得依靠的……

收起情緒,陸晚讓秋落將她們接去宅子裡安頓,還叮囑她給周穀請好大夫。

秋落立刻去了。

陸晚靠站在廊下,想著李翊,心裡又酸又甜,真真是五味雜陳。

恰在此時,紛雜的腳步朝著她的院子走來。

洞開的院門口,男人一身玄色大氅急步而來,風雪刮過他冷峻的眉眼,卻擋不住他看向女人的目光。

幾步上前,顧不得四周有人,他問她:“你……表妹還好嗎?”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