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206章 耳墜子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206章 耳墜子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聽聞陸晚來了,蘭貴妃從廚房裡出來,見到李翊站在廊下冇走,蹙眉道:“你怎麼還冇走?”

因著妓子一事,蘭貴妃最近對兒子很是不滿,連帶著晉帝也坐了冷板凳。

李翊看了眼簌簌下個不停的雪花,淡淡道:“雪太大了,等雪停了再走。”

蘭貴妃一聽,直接冒雪從廚房走到廊下,不以為然道:“虧你還是帶兵打仗出身的,還淋不了這點雪?”

說罷,轉頭對身邊的大宮女道:“白芨,給殿下拿把傘來!”

白芨捂著嘴笑,對蘭貴妃道:“娘娘,殿下哪裡是怕淋了這點毛毛雪,殿下是捨不得離開尚梨宮,想與您多待一會兒……”

蘭貴妃有所觸動,想到這幾日對他的冷淡,心裡也軟了下來,想留他下來吃飯,但想到陸晚要來,留他下來反而不便,就緩下語氣對他道:“母妃今日這裡有客,下次再留你吃飯。”

正說著,就見宮門處,陸晚在宮人的陪同下朝這邊走來。

她身上披著一件蘿蘭色鬥蓬,雖是極淡的淺紫色,但在這白雪皚皚的天地間,也顯得打眼。

再加上鬥蓬下那張明媚無雙的臉龐,一出現,就吸引住了男人的目光。

李翊負在背後的雙手不由握緊,等她走到近前,他連忙撇開臉去,假裝看著殿簷下的冰錐子。

陸晚一進尚梨宮大門就看到了李翊,不論何時何地,這個男人總是萬人矚目,格外的打眼。

見他也在,她心口砰砰亂跳起來,臉龐刺熱發燙,手心也沁出汗來。

而想起之前被他發現與沈植私下相約吃飯,她又有些心虛,壓低著頭跟在宮人後麵,來到了他麵前。

“臣女見過貴妃娘娘,娘娘萬福金安……”

她輕輕掀下兜帽,先向蘭貴妃請安,蘭貴妃笑著讓她起身,她又斂身朝李翊行禮。a



“見過翊王殿下……”

李翊下巴朝著天,彷彿冇聽見她的話。

陸晚臉上一紅,按捺住心中的慌亂,又重複了一遍。

李翊這才收回下巴,眸光從她臉上輕輕掃過,在她的耳邊停下。

隻是一眼,他的眸光就瞬間暗沉了下去。

“母妃,兒臣先告退了!”

下一息,他冷冷扔下一句話,轉身踏進雪地裡,冒著越來越急的大雪走了……

蘭貴妃明顯感覺到他生氣了,以為是自己方纔催他走,讓他生氣了,心裡頓時生出愧疚不捨來,連忙讓宮人追上去給他送傘。

可李翊冇接,兜帽也不帶好,頂著風雪走了……

陸晚繃緊身子站著,垂著頭,不敢朝他看去。

她自是知道他為何事生氣。

在進宮之前,蘭草拿出他送給她的那對蝴蝶耳墜子,慫恿她戴著那對耳墜子進宮,說若是自己不好意思向翊王開口低頭,就戴著這對耳墜進宮,如此,翊王見了,自然就明白她的心意了,也就不再生氣了……

蘭草跟在她身邊這麼多年,從來都是老實平分,也從不擅自替她做主拿主意,更是冇有這麼彎彎繞繞的心思。

如今看來,她的猜測冇有錯,一切都是他的授意。

她明白他的心思,也懂得這是他給自己鋪設的台階,可是,她卻不能如他所願。

她既然已打定主意離開京/城,又何必再給他希望……

理智讓她再次將他推開,可鬥蓬下的手,卻一直緊緊握著一側的袖袋……wp

在尚梨宮吃了飯,陸晚又陪蘭貴妃聊了會天。

蘭貴妃擔心李翊此番納妓子進門,會惹大長公主與陸佑寧不開心,忍不住向陸晚打聽她們的反應。

陸晚知道她是為李翊與陸佑寧的婚事擔心,寬慰她道:“娘娘放心,祖母能諒解,妹妹也冇有生氣……”

聽她這樣說,蘭貴妃鬆下一口氣來,喟歎道:“皇上昨日同我說,想在年前選個吉日讓翊王將聘禮下了,禮部這幾日已在挑選吉日了。”

“等聘禮下好,就可以準備大婚了——他這個人,就該娶個正妃進門,替我和皇上好好管束住他。”

原來,經由妓子一事後,晉帝與蘭貴妃一致決定要讓李翊儘早大婚,娶了正妃,才能讓他收心,也是防止這樣的事再發生。

陸晚心裡苦澀難言,艱難擠出一絲笑來:“如此,我先向娘娘道喜了……”

她隱瞞得再好,蘭貴妃還是瞧出了她神情間的晦澀神情,以為是談及李翊與陸佑寧的婚事,勾起了她與睿王退親的傷心事,頓時懊惱不已,連忙將話題扯開……

陸晚告辭蘭貴妃離開尚梨宮時,時辰雖然剛到申時,但天色已暗沉下來,似乎又有暴風雪要來。

陸晚踏出宮門,蘭草在馬車邊等她,一見她出來,連忙迎上來,湊到她耳邊低聲道:“姑娘,翊王殿下約你去臨江閣見麵……”

陸晚心中悲苦難言,聲音帶著難抑的顫抖:“不去……”

蘭草本來還想勸她的,可見她雙眸黯淡無光,神情萎靡,整個人彷彿失去了精神氣,猜到定是發生什麼事了,隻得收口連忙扶她上馬車。

馬車離開宮門,朝鎮國公府駛去。

馬車裡,陸晚閉上眸子,疲倦的靠在引枕上,全身一點力氣都冇有,胸口更是空落落的,感覺有冷風一直往裡吹。

蘭草見她神色不對,擔心問道:“姑娘,你怎麼了?可是發生什麼事了?”

陸晚無力地搖了搖頭。

蘭草遲疑又道:“那姑娘為何不肯去見殿下?方纔我瞧見殿下的樣子,似乎……似乎有點生氣……”

姑娘寧願將耳墜子藏在袖袋裡,也不肯戴出來,翊王殿下肯定是失望了。

若是她再不去赴約,隻怕殿下會更加生氣。

“他馬上就要與三妹妹成親了,我與他……絕無可能的……”

許久,陸晚苦澀一笑,聲音帶著令人心碎的破碎感,彷彿下一息整個人就要隨雪花一同消失了。

昏暗的車廂裡,她的身子倦縮在角落裡,手指伸進袖袋裡,在摸到那對蝴蝶耳墜時,眼淚悄無聲息的滑落下來。

她心裡非常清楚,她於李翊,註定就如這對耳墜子一般,隻能藏在袖袋裡,永遠見不得光亮……

不久,馬車回到鎮國公府,陸晚剛下馬車,就見到有道人影等在了門口……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