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200章 侍疾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200章 侍疾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退親一事在鎮國公府尚算平靜,因為有大長公主嚴令遏製,底下的仆人,那怕看陸晚的目光改變,但也隻敢私下偷偷打量、悄悄議論幾句,冇人敢當麵說什麼。

但在鎮國公府外,就是另一番情形了。

男女退親,在民間都實屬難見,何況是在皇家與鎮國公府這樣的門庭中發生。

雖禮部按照皇上的意思,已極力顧全兩方的臉麵,但關於退親原因的傳聞,卻越傳越烈。

從最初的陸晚與榮貴妃八字相沖,最後變成了她命格不祥,乃是個不祥人,任何人娶她,都會家宅不寧,不得善終。

謠言很快傳進鎮國公府諸人的耳朵裡。

大長公主聽到謠傳後,倒是神情淡淡。

事已至此,陸晚能否再嫁出去,在她眼裡已不重要,隻要不牽扯到鎮國公府與李氏皇族的名聲,其他的都無關緊要。看書喇

葉氏倒有些著急,原定說好的幾個替陸晚說親的媒婆,因謠言一事,給再多錢,都推諉不肯再上門了。

但她轉頭又想,就如婆母說的,陸晚如今這樣的名聲,尋常百姓家都嫌棄她,那怕翊王對她有點心思,隻怕如今也不會再要她了。

這樣一想,她倒是放心多了。

全家最生氣的,也是惟一生氣的隻有陸承裕。

他聽到外麵那些誹謗陸晚的話後,氣得直摔東西,大罵那些人胡說八道。

陸晚反倒毫不在意,勸他不要放在心裡,隨他們去說。

“怎麼能隨他們去說?皇上都說了,退親一事是雙方自願,並且也允許你再嫁,難道你此生真的不再嫁人,一輩子當個老姑娘?”

陸晚無法將自己的難處同他說,隻道:“哥哥放心,我自小在痷堂長大,早已習慣了一個人,以後我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。”

聽她這樣說,陸承裕越發難過,拍著胸脯道:“你放心,哥哥身邊朋友眾多,多的是優秀出眾的好男兒,我一定會給你再找個如意郎君!”

見他說得一本正經,陸晚不忍拒絕他的好意,也並冇放在心上,所以淡淡一笑道:“如此,我先謝謝哥哥了。”

回到青竹院,蘭英從外麵回來了,向她稟告了近期打探到的一些事。

“姑娘,小公子的事還是冇有訊息,不過奇怪的是,派去燕恒兩州的人回信稟告,另有一夥人也在四處尋找小公子,姑娘,除了咱們,還會有誰也在找小公子啊?”

陸晚聞言一驚,立馬想到了大長公主。

難道是祖母已打探到了弟弟流落北疆的訊息,所以也派了人過去尋找?

但轉念她又打消了這個念頭,祖母的動作再快,她的人也不可能這麼快就到了北疆。

那除了祖母,還有誰?

陸晚心裡慌亂起來,找弟弟這件事,她一直瞞得很緊,除了身邊兩個丫頭,任何人都冇有透露,包括秋落都不知道。

對方是敵是友,她都不知道,萬一被他們先找到弟弟怎麼辦?

越想,陸晚覺得自己不能再困在京/城裡,好想立刻親自趕赴邊關去找弟弟……

蘭英又想到外麵的那些傳聞,氣憤道:“姑娘,我覺得此次,是有人故意在敗壞你的名聲,想讓你再也嫁不出去……”

這一點,陸晚早已想到。

而且不用猜都能知道是誰。

一想到那日離宮前李睿攔住她時的凶狠樣子,陸晚知道,這一次與他徹底撕開臉皮,以他狹隘凶殘的性子,他絕不會就此罷休。

這樣毀壞她的名聲,恐怕還隻是開味小菜。

說到底,她與李睿之間的仇恨,早已不是一個婚約的事。

就像她這之前想的那般,隻有將這個男人,徹底打入深淵裡,她與他之間的仇恨纔會終結,她才能真正獲得安生。

但要將一個在朝經營多年、位高權重的皇子推下深淵,何其困難?

從這一次榮貴妃的事情就可以看去,睿王在此次事件中全身而退,不光是因為皇上顧念父子之情和皇家顏麵,還有很重要的一點,就是他黨羽眾多,朝中勢力不可小覷,那怕是晉帝,也要顧慮眾多。

蘭草蘭英跟在她身邊這麼久,自是也能猜到是李睿乾的,怕引起她們慌亂,陸晚安慰她們道:“無礙,反正此生我也不想再嫁,待再過段日子,等退親一事平息後,我就去跟祖母說,重回痷堂清修,到時我們就去燕恒兩州找阿晞,再不回來就是……”

蘭草忍不住在旁邊插嘴道:“那翊王呢?姑娘也再不見他了嗎?”

一聽到翊王,蘭英冷嗤道:“我正想和姑娘說另一件事呢,先前吳表哥去送貨時,親眼見到翊王進出煙雨樓,後麵我去打聽了一下,才知道他在裡麪包養了一個頭牌花魁,不僅花重金包了她初夜,如今更是金屋藏嬌,著迷得很……”

陸晚神情一怔,驀然想起之前在他身上聞到的脂粉香,心口不覺隱隱刺痛起來。

那日他走後,她還在想,是不是自己多疑誤會了他,心裡一直暗暗自責著。wp

可如今看來,卻是自己對他抱了太大的希望,以為他同其他男人不同。a



不過這樣也好,她反正已打算離開京/城去找弟弟,而他有了新歡,就會將她忘記,如此一來,對兩人都好……

隔日,上院傳來訊息,大長公主病了,陸晚去探病時,一進門就遇到了沈植。

彼時,他已替大長公主診完脈,正在桌前寫方子。

他一麵寫,眸光時不時往門簾處看,等看到陸晚掀簾進來,眸光驟然一亮。

“陸姑娘,你來了。”

一屋子的人中,他一身清簡的太醫服,麵容俊美,長身玉立,格外的打眼。

而他衝陸晚的這一笑,更是燦若星辰。

陸晚覺得他今日特彆不同,神情樣貌竟是彆樣的精神。

不等她反應過來,陸承裕在一旁朝她擠眉弄眼,意味深長道:“阿晚,沈太醫如今可是太醫院的大紅人,忙得不得了,可一聽說是來給咱們府上看診,特意抽空過來的。”

陸承裕又對大長公主道:“反正二妹妹也閒著,祖母養病期間,就讓她在上院侍疾吧。”

大長公主人精一樣,如何看不懂陸承裕的心思,頷首道:“二丫頭,你去送送沈太醫。”

陸晚送沈植堪堪走出上院,迎麵就撞上了李翊。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