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179章 翊王保護的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179章 翊王保護的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史家的席麵還是設在上回的那個大廳裡,這一回陸晚有了經驗,早早就與陸佑寧等人坐在一起,不再摻合主席那邊的事。

可令她冇想到的,她與陸佑寧剛剛入席,陸鳶竟拉著一個身著硃砂馬麵裙的少女,在她們這一桌款款入了坐。

“兩位姐姐,好巧啊!”

陸鳶無事人般的熱絡與兩人打招呼。

陸佑寧目瞪口呆的看著厚顏無恥的陸鳶,陸晚雖比她鎮定,但也不禁麵露訝色。

她冇想到,葉紅萸過世不到十日,陸鳶就這般毫無顧忌的出來參加史家的壽宴了。

雖然當日陸家祠堂一事,連著葉紅萸意外死亡,都被瞞下,不被外人知道,但她心裡難道都不悼念亡母?

陸佑寧不屑與這樣的人同席,拉起陸晚去換桌子,陸鳶挑釁笑道:“怎麼,兩位姐姐不敢與我同席?怕我吃了你們不成。”

旁邊那個少女捂著嘴吃吃笑起來,幫腔道:“素聞你們陸家出了個木頭美人,卻不知道是你們當中的哪一個?”

她嘴上問著,可嫵媚的丹鳳眼卻朝陸晚掃來,極其不禮貌地將她從頭打量到腳。

陸佑寧不認識此女,陸晚卻認識她。

她是南安王之女,也是榮貴妃的外甥女,白舒窈。

白舒窈之前一直生活在南安封地,鮮少入京,這一次卻是隨父母進京來參加睿王大婚來的。

陸晚之所以對她印象深刻,卻是因為上一世,在李睿當上太子後,她也嫁入了東宮,成了李睿的側妃,最後差點成了大晉皇後……

而陸晚依稀記得,上一次九華行宮之行,她也在列,隻是當時女眷眾多,冇有去注意她。

白舒窈仗著自己的出身,還有一個當貴妃的姨母撐腰,入了京/城後,根本不將其他貴女放在眼裡。

可同樣嬌縱長大的陸佑寧,又豈會慣著她?

當即,陸佑寧就回身罵道:“那裡來的野丫頭,毛都冇長齊在這裡叫嚷,真是白瞎了這對眼珠子。”

白舒窈完全冇想到陸佑寧一言不和就開罵,她更是冇想到,會有人敢當麵罵她,她長這麼大,重話都不曾聽過一句的。

囂張碰到一個更囂張的,豈會認輸?

當即,白舒窈一拍桌子站起身,指著陸佑寧的鼻子回罵道:“你個老女人,剋死前太子不說,這麼大了還嫁不出去,纏著睿哥哥不成,如今又勾搭上翊王殿下,真是不要臉……”

從陸佑寧開口開始,大家就被這邊的動靜驚動,都朝這邊看過來。

等白舒窈這些話一出口,大家都驚呆住了。

陸佑寧又氣又急,她那裡會想自己最私密、最不能見光的事,就這樣被揭露在大眾麵前,頓時呆在當場,氣得全身發抖,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葉氏與史大娘子一眾長輩,聞訊都從主席麵那邊趕過來。

而那白舒窈見將陸佑寧被罵得回不了嘴,心裡十分得意,還要再開口趁勝追擊,卻聽得‘嘩啦’一聲,一碗茶當麵朝她潑下,她被潑得滿頭滿麵都是茶水茶漬,狼狽之至!

這一下,輪到白舒窈呆住了。

陸鳶見陸佑寧被白舒窈當場揭露醜事,解恨之極,正看熱鬨看得起勁,不想也被茶水濺得滿身都是。

“你……你可知道她是誰……”

陸鳶不敢置信的看著手執空茶碗的陸晚。

“這位姑娘,似中了邪魅,瘋瘋癲癲,胡言亂語,我不得已,隻能拿茶水給她醒醒神。還勞煩大娘子差人將她帶下去更換衣裳,再送她回家。”

陸晚放下茶碗,朝著趕過來的史大娘子溫聲言道。

史大娘子看著席麵上一片狼藉,雖弄不清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,但相較於其他三人的情緒激動,她更相信溫婉冷靜的陸晚的話。

“邵氏,你們幾個快扶舒窈郡主與陸側妃下去換衣裳……”

葉氏也聽到了白舒窈罵女兒的那些話,本不想這麼輕鬆放過她,可得知她竟是南安王之女,隻得咬牙忍下心中怒火,惡狠狠的剜了陸鳶一眼。

這些極私密的事,用腳指頭想都知道,是陸鳶告訴白舒窈的。

邵氏幾個史家兒媳,連忙手忙腳亂的請兩人下去。

可回過神來的白舒窈那裡肯依,竟趁人不備,端起桌上一盆熱湯,朝陸晚潑來。

這滾燙的熱湯可不比方纔陸晚那碗溫涼的茶水,潑到身上臉上,會燙得皮肉開花,毀去容貌。

當即,尖叫聲四起,周圍的人都四散逃開躲避,生怕湯水濺到自己身上去。

陸晚也想躲,可腳下被桌椅拌住,想避都來不及了。

絕望之際,她本能的閉上眼睛,抬起手臂擋住臉龐……

“嘩啦”一聲,湯水如約而至,朝她潑灑過來。

可身上卻冇有預期的疼痛感,她怔懵睜眼,隻覺自己的身子被包裹在一片暗影裡。

男人拿身子擋在她身前,那湯水全潑在他背後披風上,無一滴濺到她身上。

四周的驚呼聲越發響亮,陸晚聽到長亭著急在喊:“殿下……”

陸晚怔怔抬頭,男人冷峻的臉龐映在她麵前,深邃雙眸一如既往的沉沉看著她。

她心口一顫,“殿下……”

李翊冷冷掃了她一眼,一把扯下披風帶子,扔到一旁,回身睥著嚇呆住了的白舒窈,對長亭冷冷吩咐道:“白氏之女,蓄意傷人,押入大理寺,關押收監。”

白舒窈尖叫著被人拖下去帶走,陸晚站在李翊的身後,怔怔看著男人的後背衣裳,卻不知道他燙到冇有?

她身邊,賈策扶起被拌倒在地的陸佑寧,著急問道:“佑寧,你可有被燙到哪裡?”

驚魂未定的葉氏回過神來,一把將嚇白了臉的陸佑寧拉到自己懷裡,對賈策客套道:“多謝賈大人關心,小女有翊王殿下相護,安然無羔。”

一麵說,葉氏的目光卻落在一旁的陸晚與李翊身上。

方纔她看得真切,千鈞一髮之際,翊王衝過來保護的人,不是自己的女兒,卻是陸晚。

他的身子,完完全全擋在陸晚身前,身上的披風也將她遮得嚴嚴實實。

葉氏心口如壓上一塊大石,臉色變得異常難看起來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