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176章 粉飾太平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176章 粉飾太平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見李睿竟是朝著他們藏身的上方看來,陸晚嚇得連忙閉上眼睛,如臨深淵。

可身邊的男人卻一點都不害怕似的,伸出手掌輕輕撫著她的後背,似在安撫她。

因著懸梁太高,圍廊裡又漆黑一片,而李翊又抱著陸晚藏在懸梁的梁柱後麵,李睿抬頭看了一圈,冇有發現異常。

冷冷瞪了一眼傳信的小太監,他摔袍憤然離開。

等他走出拐角處,離開這邊的視線,李翊摟著陸晚從懸梁上輕輕躍下。

可他的手卻冇有鬆開陸晚,而是繼續摟著她的腰身,再次騰空而起。

這一次,他卻是帶著她直接躍上了殿頂,從迴廊這邊的位置,來到了大殿的側門位置,再從殿頂無聲躍下。

“快進去!”

他鬆開手,將她往殿內推。

陸晚明白他的意思,李睿多疑,他若返回殿下,發現她與他同時不在殿內,隻怕就會懷疑到她身上。

陸晚連忙整理好衣裙,深吸一口氣,從側門悄悄回到了座位上。

她坐下不到片刻,果然李睿就返回殿裡來了。

一進殿,他的目光就往她這邊看來。

陸晚佯裝冇有看到他,低著頭默默吃著果子。

李睿又抬頭朝高台上看去,李翊的位置是空的,他還冇有回來。

如此,方纔與他在一起的女人,應該不是陸晚。

這樣一想,李睿的臉色不覺緩下三分。

恰在這時,李翊回來了,大搖大擺地從正門進來,自顧回到座位上坐好。

他一落座,蘭貴妃就問他去哪裡了?怎麼去了那麼久?

不等他開口,李睿已狀若不經意的替他答道:“方纔我經過後側圍廊,似乎看到皇弟與一個女子在圍廊那邊……不知是否是我看錯了?”

說罷,他眸光不露聲色的朝對麵的大長公主與陸佑寧看過去。

果然,兩人聞言,神情皆是一怔,陸佑寧畢竟年輕,瞞不住心思,臉上即刻露出生氣的神情來。

想來也是,她這個未來翊王妃就在他麵前,他卻跑出去找其他女人,不是擺明不喜歡她嗎?

蘭貴妃與晉帝也是一怔,而李睿的聲音,不大也不小,下麵的人都聽到了。

歌舞早已退場,全場的人都不覺看向高台,等著翊王的回答。

陸晚手心全是汗,身子緊繃,如坐鍼氈。

隨著大家的目光,她也朝高台上看去,目光飛快從李翊身上掃過,又連忙低下頭去。

多看一眼,她都怕被人瞧出端倪。

可即便如此,李翊還是從芸芸眾人當中,精確的捕抓到了她的目光。

四目相接的瞬間,他從她的眸光裡,看到了驚恐不安,害怕無措,甚至還有一絲絕望……

眼前再次浮現她決然往前踏去的悲壯樣子——那樣的情況下,她竟不是回身向他求救,卻是冒著被髮現的危機,與李睿正麵撞上去。

她到底想乾什麼?難道就這麼不相信他能護她周全?

李翊的心裡一片冰涼——她就這麼不想讓人知道與他的關係?

片刻的思忖間,大殿內已風雲變色。

大長公主與陸佑寧彷彿被當場打了一記耳光——堂堂未來翊王妃就在這裡,翊王卻跑到外麵私會其他女子,豈不是將這個未來王妃,以及大長公主和鎮國公府都不放在眼裡?

連一向對李翊格外包容的晉帝都不覺變了臉色,冷聲質問道:“到底怎麼回事?那女子是誰?”

李翊收回神思,眸光不屑地從李睿臉上掃光,對晉帝恭敬道:“回父皇的話,方纔兒臣醉酒之下險些拌倒,被路過的宮婢扶了一下。我當時頭腦暈沉,若不是皇兄提醒,我都不知道扶我之人是個宮婢,還以為是那個內監。”

此言一出,不論真假,晉帝都不會再當著大家的麵再追究,而大長公主也會借階下台。

她淡淡掃了眼一旁的睿王,關切笑道:“原來是一場誤會,翊王殿下如今可舒服了些?”

李翊朝大長公主拱手,恭敬道:“多謝姑祖母關心,我好多了。”

大長公主輕輕碰了碰陸佑寧,她的臉色也緩和下來,大殿裡也再次恢覆成先前熱鬨的模樣。

李睿也無事般的笑著,袖中的拳頭卻幾乎握碎。

若是方纔能當場抓到他與那女子,將那女子帶到大家麵前,看他還如何粉飾太平?看大長公主與陸佑寧還如何笑得出來……

宴席終於結束,陸晚如蒙大赦,一刻都不想多呆的她,連忙跟在祖母後麵往宮外走。

李翊卻追了上來。

原來,因著方纔發生的小插曲,晉帝擔心大長公主與陸佑寧心裡不舒服,就讓李翊親自送她們出宮,以表重視。

大長公主如何不明白晉帝的意思,她也樂見其成,她更想讓天下人知道,翊王殿下很在意與陸家的這門親事的。

蘭貴妃也上前親自與大長公主她們道彆,臨彆時對陸晚道:“上次的事,我心裡實在愧疚……”

陸晚知道她是說行宮賜賞那碗雪花酪的事,連忙道:“娘娘言重了,我已無大礙,娘娘不要再往心裡去。”

蘭貴妃笑道:“下次再請你到我尚梨宮玩,你一定要來。”

陸晚輕輕應下……

出宮的途中,李翊與陸佑寧走在前麵,大長公主與陸晚她們走在後麵。

大長公主故意慢下步子,與他們隔開一段距離,好讓兩人說體己話。

陸晚微微抬頭,剛好能看到前方兩人飄揚的袍角裙帶,一黑一紫,倒是般配。

她斂下眼瞼,盯著自己的腳尖。

李翊走出兩步,就會停下步子同大長公主說說話。

每每這時,他的眸光都會飛快朝她身上掠過。

可她一直壓低著腦袋,從不抬頭看他……

出宮的這一路走得尤其漫長,好不容易終於到了宮門口。

陸晚上馬車時,依禮向李翊告辭。

彼時,大長公主與陸佑寧已先進到馬車裡去了,陸晚是最後一個上馬車。

她向他行禮時,李翊眸光冷冷落在她手腕上。

她冇有戴那根紅繩了,之前可是隨時隨地都戴著的……

之前讓她去城門口接他也不去,如今卻是連紅繩都不戴了。

眼前全是她看到沈植與史家姑娘抱在一起時的落寞樣子,李翊心裡堵得難受,冷哼一聲,甩袖走了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