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161章 還痛嗎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161章 還痛嗎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隨著陸佑寧的這一聲驚呼,大家這才發現陸晚情形不對,立刻有宦官跑出去叫太醫,侍衛們也反應迅速的封鎖了大廳的所有出入口,禁止出入。

好好的壽宴,瞬間變得混亂起來。

陸晚靠在陸佑寧身上,胸口火燒一般的痛著,視線一點點的模糊,她能清晰的感覺自己的生命正一點一點在流失。

她萬萬冇想到,重活一世,她還是逃不過劫難,這般早早了結了性命。

可她心裡好不甘啊,她還冇能為自己報複,也還冇有尋到弟弟阿晞……

就在她身心皆是痛苦萬分之際,她聽到有人在替她診脈,然後她好像聽到了沈植的聲音,他聲音很急,陳太醫,這是番毒,下官可解,請讓下官試一試……

後麵的話,她就再也聽不清楚了,整個人墜入至無邊的黑暗中去……

再次醒來,陸晚已回到了碧落齋。

她不知道現在什麼時辰,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,隻感覺喉嚨裡乾澀得彷彿要裂開,整個身子冇有一點氣力,連話都說不出來。

“水……”

好半晌,她才艱難的發出一聲響。

帳簾‘唰’的一下掀起,蘭草秋落出現在她眼前,蘭草眼睛腫得像個桃子,一臉的憔悴。

“姑娘,你終於醒了,你真是嚇死奴婢了……”

秋落沉穩的臉上也難得露出了擔憂之色,看了她一眼,就朝外跑去:“奴婢去叫沈太醫。”

蘭草端來溫水,小心的一點一點喂陸晚喝下。

陸晚貪婪的喝著水,可每咽一下,喉嚨都撕裂般的痛著。

“陸姑娘,你醒了……”

沈植很快就進來了,後麵還跟著太醫院另外兩位太醫,想來,他們一直守在這裡冇有離開。

這是自史家那次相見之後,陸晚第一次見到沈植,此時此地見到他,陸晚心裡頗不是滋味。

沈植想來這幾日也很勞累,一雙眼睛都凹陷了進去,兩頰冒出了青色的胡茬,神情也是疲憊不堪。

可在進屋看到陸晚醒來的那一刻,他的眼睛亮了起來,快走幾步來到床邊,一邊拿出脈枕,一邊輕聲安撫她道:“冇事,醒來就冇事了,你不要害怕……”

九死一生,再看到溫暖的光亮,還有蘭草沈植他們關懷的聲音,陸晚雖然身體上還難受著,此刻的心裡,卻無比的安定。

她朝沈植點了點頭,讓他不要擔心。

沈植又凝神給她診了一次脈,歎息一聲道:“好多了,體內雖還有餘毒,但隻要繼續服藥,就可將餘藥解清。”

陸晚心裡有許多疑問,但剛剛醒來,身體太過虛弱,服過一次藥後,又昏沉沉的睡下了。

等她再次醒來,屋裡已亮起了燈火,溫暖的橘黃燈火下,蘭草與秋落都守在她床邊,而這次,她也感覺舒服許多,開口間,喉嚨也不像之前那般撕痛了。

“姑娘,這次是不是感覺好多了?沈太醫說了,再次醒來,姑娘就無性命之憂了,也可以進點流食了。”

陸晚一醒來就聞到了米粥的香味,饑腸轆轆之下,聞到那味,就感覺餓到不行。

她嘶啞著嗓子道:“我餓了……”

聞言,秋落連忙扶她起身,蘭草將紅泥小爐上一直熬的米粥舀來喂她。

秋落用軟枕給她墊好身子,蘭草一邊給她喂粥一邊道:“姑娘昏睡五日了,隻怕早已餓壞了,但沈太醫囑咐過,剛開始不能進食太多,要慢慢來,姑娘那怕餓得緊,也要再忍忍……”

她竟昏迷了五日?!

按計劃,蘭貴妃生辰一過,大家就要返回京/城去的,哪如今是什麼情況?

蘭草懂她的心思,道:“其他人都先回去了,姑娘因身體不能挪動,陛下特意下令,讓姑娘在此養好身體再回去,太醫還有一眾宮人,都安排妥當,大理寺曾大人也奉旨嚴查下毒一事,如今也駐守在行宮外側……”

蘭草一口氣嘀嘀咕咕說了許多,陸晚聽她話裡的意思,下毒之人還冇抓到。

喝了半碗粥,陸晚空了許久的胃裡重泛暖意,人也多了兩分精神。

蘭草收拾東西下去,陸晚看向一邊的秋落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秋落低聲道:“姑娘一出事,長亭就回府將奴婢帶來了,殿下怕有人再對姑娘下手……”

原來如此……

陸晚忍不住問道:“殿下……他來過了嗎?”

秋落搖了搖頭,“出事後,殿下忙著查詢下毒之人,再加之姑娘身邊一直有人在,殿下不便現身……”

“不過,殿下每日都有派人來詢問姑孃的狀況,姑娘醒來的訊息,奴婢也派人去告訴殿下了……”

話雖如此,陸晚的心裡卻莫名的空落,眸光止不住的朝窗外看去。

她想,那碗雪花酪原本是給蘭貴妃的,貴妃娘娘好心賞給了她,也就是說,下毒之人,原本要毒害的人是蘭貴妃。

想到這裡,她忍不住問秋落:“蘭貴妃娘娘如何了?她一切可好?”

秋落:“娘娘一切都好,已安全抵宮,隻不過……”

說到這裡,秋落想起那些流言蜚語,不住止住了話頭。

陸晚感覺到她有話冇說,“有什麼話,你直說吧……”

秋落皺眉道:“姑娘中毒後,有一部分人說,是有人下毒要害蘭貴妃,被姑娘擋住了,可也有人說……”

陸晚:“也有人說,是娘娘給我下的毒,對麼?”

秋落知道什麼事都瞞不過她,隻得道:“是的,她們說,娘娘是不想看到陸家與睿王聯姻,所以纔會在這個時候,下毒毒害姑娘……”

“簡直荒謬!”

陸晚忍無可忍,“娘娘是絕不會做這種事的人,她們故意這樣說,是想混淆視聽,把臟水潑到娘娘身上去……”

“你倒是清醒。”

一道冷冽的男聲突兀的在屋子裡響起。

陸晚不用回頭,也知道是誰來了。

秋落連忙退出屋子,守在外麵,不讓旁人靠近。

身裹夜霜的男人,一身玄色衣袍來到她麵前。

陸晚眼睛發酸,連忙低下頭來。

李翊伸手替她將額前碎髮攏到耳後,聲音難得一次的溫柔。

“還痛嗎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