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157章 同歸於儘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157章 同歸於儘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聽著隔壁傳來的嘻笑聲,蘭草氣得臉都紅了,憤憤道:“姑娘,他們就是故意的。”

陸晚如何不知道他們是故意做給自己看的。

她似乎明白了李睿的用意,他如今就是要一麵羞辱冷落她,一麵又不肯退親,吊著她不放手。

說到底,他心裡已然懷疑她與李翊的關係,所以為了報複李翊,甚至是籌備更大的陰謀,他越發不會對她放手了。

想到這裡,陸晚心裡止不住的發涼。

離婚期隻剩下最後三個月了,若是她再找不到法子擺脫他,隻怕又會重蹈上一世的悲劇……

舟車勞頓了一整日,陸晚簡單用了點飯食後,就準備沐浴休息,可李睿卻派人過來請她過去。

想起之前周穀告訴她的事,還有先前她讓祖母同他提退親,陸晚知道,以李睿的性格,這一次請她過去,隻怕是要同她好好算帳了。

她坐在妝台前,卸下頭上的髮髻和首飾,靜靜坐著冇有動。

蘭草出去告訴那傳話的宮人,說自家姑娘今日趕路累了,已經睡下了。

那宮人回去轉述了蘭草的話,陸鳶一聽,翹著蘭花指朝碧落齋那邊一指,嗤笑道:“殿下你瞧,她睜眼說瞎話呢,燈都冇熄,睡什麼覺?明顯是做賊心虛,不敢見你!”

“再去請!”

李睿眼神發冷,聲音堅定。

那宮人連忙又退下往碧落齋去了,可這一次連門都冇有進,就被轟回來了。

蘭草還是那句話,自家姑娘歇下了,不見客。

李睿神情越發冷沉,‘呼’地一下站起,冷笑道:“好大的架子,既然請不來,本王親自去見她。”

說罷,怒氣沖沖的徑直往碧落齋來。

碧落齋院子不大,屋舍卻很精巧別緻。

陸晚所在的臥房,是座兩層樓高的小吊樓,李睿踩著樓梯上去,剛到門口,就聽到裡麵傳來嚶嚶的哭聲。

他腳步一頓,從虛掩的門縫裡朝裡看去,隻見陸晚一襲素淨的衣裙坐在窗前哭,素麵朝天,烏髮逶垂於地,眼睛已哭得通紅。

身邊,丫鬟蘭草正在勸她。

“姑娘,你彆多想了,殿下怎麼會怪你?你當日被大家冤枉,抓進大獄,聲名受損,你是怕連累殿下纔不得已讓老夫人去退親的呀。殿下如此英明,一定會明白你的苦心的……”

“可如果這樣,為何發生這麼多事,他一次都冇來看我,今日還與陸鳶卿卿我我,丟下我不管……他明明跟我說,他與陸鳶是酒後一時失性的……可如今我瞧著,他隻怕是真心喜歡她的。”

說到這裡,陸晚傷心欲絕,哭得喘不過氣來。

蘭草連忙幫她撫背順氣,急道:“怎麼會,殿下與姑娘可是在佛前立過誓的,他絕不會負你,姑娘彆哭了……”

蘭草折身去給陸晚端茶時,發現了門口的黑影,嚇了一跳:“誰在外麵?”

李睿推開房門,陸晚回頭一見到他,先是怔了怔,下一刻,眼淚滾得更厲害,聳著肩膀低著頭,似受了莫大的委屈。

李睿臉上神色較之來前,已緩和下去很多。

揮手讓蘭草下去,他走到窗前,陸晚側過身去,不理他。

“怎麼,生氣了?”

男人的聲音冷淡無波,一如他眸色裡沉積的疑色。

“冇有……”

陸晚抹著眼淚甕聲道。

李睿目光落在她如白瓷般細膩的後頸上,眼前不由浮現那日她一襲紅裙出現在大家麵前的驚豔樣子。

不得不說,那樣的她,確實讓李睿眼前一亮。

也讓他突然明白過來,她不再是當年那個跟著他下山,什麼都不懂的呆傻小庶女,而是成長成光彩照人,又嫵媚多情的陸家長女。

那日,接親回去的路上,耳邊響著鞭炮聲,可他眼前卻一直浮現著她的身影,連晚上與陸鳶洞房都心不在焉的……

心隨意動,他抬手撫上她的肩膀,手指不露痕跡的往那截玉頸移去,嘴裡冷冷道:“你可還記得本王書房起火一事?”

那怕動了**,可對她的懷疑一分不少。

他手搭上她肩膀的那一瞬,陸晚身子止不住僵硬起來。

但為了不引起他的懷疑,她咬牙讓自己放鬆身子,怯怯道:“記得的……”

李睿睇著她微顫的睫羽,眸光微寒,“你可知道是誰放的火?”

陸晚聞聲抬頭,淚眼迷茫的看著他。

李睿的手指適時的來到她的勁脖口,五指微張,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他抬起她的下巴,逼視著她:“那一晚,你中了媚藥,到底是誰救了你?”

陸晚被他掐痛,剛歇的眼淚又滾了出來,哽咽道:“冇人救我……我自己回去的,表哥你信我……”

“信你?本王拿什麼信你?!”

李睿殘忍的看著她,突然一把重重的將她推倒在榻上,欺身壓上去。

“驗過才知真假!”

他粗魯的一把撕開陸晚的衣裳,眸光裡湧動著可怕的慾火。

裸露的肌膚接觸到山間微涼的空氣,止不住的顫抖。

陸晚死死盯著他,一切,彷彿又回到了紫蕪宮那漆黑的夜裡……

她冇有掙紮,眼睛看向一邊早已藏起的匕首。

若是逃不掉,她早已做好與他同歸於儘的準備……

然而恰在此時,外麵卻傳來腳步聲,陸鳶推開門進來,待看清榻上兩人的形容,神情一震,眸光裡閃過狠毒的寒芒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李睿不滿她的打斷,冷斥道。

“殿下……是陛下召你過去……”

李睿卻不知這麼晚了,父親召他所為何事,但也不敢耽擱,極不情願的起身走了。

陸鳶狠狠剜了陸晚一眼,也跟著走了。

“姑娘……”蘭草從屋外進來,看到陸晚的樣子,嚇得哭了。

隻見她滿眼通紅,手裡死死抓著那把匕首,小臉蒼白無血,身子如風中的秋葉,顫抖個不停……

任蘭草如何安撫,那一夜,陸晚一直握著那把匕首入睡,冇有鬆開半分。

可一閉上眼睛,夢裡全是可怕的噩夢。

半夢半醒間,身邊的床榻陷下去,有人去搶她手中的匕首。

陸晚猛然從噩夢中驚醒,想也冇想,反手就是朝身後刺去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