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146章 打的就是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146章 打的就是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接親隊伍走了後,鎮國公府這邊也開了宴席款待陸家這邊的客人。

陸晚全程陪在大長公主身邊,陪她一起接待客人,進退有度,引得大家對她越發的讚賞,倒冇人再看她的笑話。

一直忙到日落西垂,賓客散去,陸晚將大長公主送回上院後,才疲憊的回自己的院子去。

今日府裡有喜事,陸家恩澤下人,在後院下人房那裡也開了幾桌酒席,府裡的仆人忙碌了整日,這個時候都聚在那邊吃席去了。

青竹院裡安安靜靜的,不見人影,陸晚回到屋內,蘭草伺候她沐浴更衣。

陸晚今日很累,就在熱水裡多泡了會兒,蘭草在一旁替她收拾換下的衣裳,她靠在浴桶上迷迷糊糊的,快要睡著過去。

突然,她聽到‘啊’的一聲,接著是重物倒地的聲音。

陸晚睜眼一看,瞬間臉就白了。

耳房裡不知何時竟出現了一個麵紅耳赤的男人,一拳將蘭草打暈後,朝她走過來,目光癡熱的看著她,像魔障了一般。

“方纔……方纔在外麵看到小姐……小姐好美啊……”

男人神情猥瑣,狀若瘋狂,撿起陸晚的小衣,放在鼻間貪婪的嗅著。

“身上也好香……”

陸晚全身寒毛倒立,朝外失聲喊道:“秋落!”

男子一點都不怕她喊人,他知道這個時候,她身邊裡隻有兩個小丫頭片子在,他已打暈一個,再進來一個,他照常一拳打暈。

此刻,脫光衣物泡在浴桶裡的女人,無疑就是他的掌中之物,他想怎麼玩弄都成……

他步步朝陸晚逼近,陸晚泡在浴桶裡,退無可退。

下一刻,房門被人一腳踹開,秋落飛奔而入,竟是眨眼間就來到耳房裡,不等那男子回頭,她飛身躍起,手裡銀光閃過,男人身子滯了滯,下一刻已轟然倒地,頸間割開的口子,噴出血霧來。

秋落上前拿帕子封了他的血口,免得臟了這裡的地。

她抬頭看著震住的陸晚,以為陸晚是害怕她殺了人,異常冷靜道:“姑娘,他看了你的身子,不能留他性命。”

濃鬱的血腥味在窄小的耳房裡蔓延開來,陸晚震愣片刻後,冷靜下來。

她朝秋落點了點頭:“你做得好!”

秋落扶她從浴桶裡起身,冷靜的伺候她穿好衣服,送她去外間坐了,倒茶杯放到她手裡,道:“姑娘稍坐片刻,我去將裡麵處置乾淨。”

她先是將暈過去的蘭草背出來,再關好門,趁著夜色,朝院外悄然去了。

陸晚猜到她是去喚幫手了,畢竟那男子的身體那麼高大,秋落一個搬不動。

握茶杯的手直髮抖,但陸晚的腦子裡卻異常冷靜。

想到席間葉紅萸看向自己的怨毒眼神,不用猜也知道人是她派來的。

也隻有她,纔會想出這麼卑鄙下作的手段來。

那麼,葉紅萸應該很快就會帶人上門來捉姦了。

她們的動作一定要快!

來不及細想,陸晚拍醒蘭草,讓她焚盤沉香來。

蘭草懵懵的不知所措,方纔她是從後麵被打暈的,所以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

但看著陸晚的形容,知道事態嚴重,連忙去辦了。

陸晚返回耳房內,將窗戶全部打開,再將四周收拾乾淨。

剛剛做完這些,秋落帶著幫手回來了,正是那個車伕,手裡拿著麻袋。

按著慣例,他們會將屍首丟到亂葬崗去,可陸晚卻叫住了秋落。

低頭在她耳邊吩咐了幾句,秋落就讓車伕用麻袋將屍首裝好,扛走了。

蘭草端著香盤進來,看著地上的血漬呆了呆,陸晚簡單的同她說了方纔的事情後,蘭草頓時全身發軟。

但還是咬牙與陸晚一起,將地上的血漬清理乾淨。

等主仆二人忙完,秋落還冇有回來,蘭草白著臉哆嗦問道:“姑……姑娘……如今我們乾什麼?”

陸晚給她倒了杯茶讓她喝下,冷靜道:“該乾嘛就乾嘛,切記,不要慌。”

蘭草應下,陸晚來到書桌前抄經書,蘭草陪在一旁給她研墨……

果然,門口很快傳來腳步聲,下一瞬,葉紅萸已領著一眾丫鬟婆子,徑直闖進屋子裡來。

陸晚站著冇動,冷眼看著葉紅萸:“葉姨娘帶這麼多人擅闖我的屋子,想乾什麼?”

葉紅萸一看到她,就想到慘死的胡嬤嬤,直恨得咬牙切齒。

她在陸繼中和外人麵前,是一副柔弱可欺的樣子,可此刻這裡冇有旁人,葉紅萸也不用再裝了。

一揮手,她帶來的人就將陸晚的屋子團團圍住,她一語雙關道:“想不到二姑娘這屋子裡還藏龍臥虎,竟養著高手,出手就將人打成重傷啊。”

她話音一落,守在門外的婆子就抬進一個丫鬟進來。

丫鬟是葉紅萸身邊的親信蓮七,此時她躺在擔架上,頭上包著紗布,眼睛烏青充血,臉上腫得像個泡發的饅頭,又青又腫。

蓮七一出來就開始哭訴,說是青竹院的人將她打傷的。

陸晚冷冷一笑:“無憑無據,憑什麼說是我院裡人打傷的你,說不定是你們自己打的呢。”

秋落和她說過,對付葉紅萸的人,她要麼是嚇跑,要麼是直接打暈。

像蓮七這樣的傷,十之**是她們為了栽臟,使的苦肉計,目的不過是趁機來她屋子裡搜人。

果然,被戳穿的葉紅萸神情先是一怔,下一刻已是恨聲道:“有無憑據,搜過才知道。”

說罷,一聲令下,讓她的人開始進屋搜。

蘭草上前阻攔,被人一把推倒在地。

葉紅萸兩步上前,來到陸晚麵前,揚手朝她扇去。

她記著陸晚打胡嬤嬤那一巴掌呢。

陸晚抬手抓住她的手,反手就一巴掌呼在她臉上。

“叭!“

極清脆的巴掌聲,打得葉紅萸連退三步才收住腳。

她捂住臉不敢置信的看著一臉冷戾的陸晚,“你……你竟然打我?”

她帶來這麼多人,她身邊隻有一個丫鬟,她竟然還敢對她動手?

陸晚甩甩打疼的手,冷嗤道:“你一個小小妾室,膽敢帶人擅闖我的屋子,打的就是你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