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143章 不能有始有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143章 不能有始有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陸晚謹記今日來此的目的。

她收住腳看向李翊,“殿下想要什麼好處?”

她似乎預料到他會提怎樣的要求,神情冰冷,看不到其他情緒,全然一副豁出去的決然之感。

李翊瞬間就覺得索然無味。

他認真的看著她,一字一頓冷冷道:“替本王照拂鄧氏母女。”

陸晚眸光一震,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。

“此事……恕我做不了……”

想也冇想,她就開口拒絕。

“本王幫你時,可有同你討價還價?”

李翊翊冷冷反詰,語氣裡帶著脅迫,不容她置喙。

陸晚怔了半晌,無奈問道:“為何要選我?”

男人難得有耐心的同她解釋道:“本王身邊,除了長亭他們,隻有你知道她們的身份和存在,這是其一。”

“其二,你與她同是女人,照拂起來也方便。”

“其三,清妤相信你。本王也覺得你還不算太蠢,勉強值得托付。”

聽到最後兩個字,陸晚眉心一跳:“殿下要離開上京?”

李翊輕描淡寫道:“本王要去趟西北。”

此番,李睿與聶湛野心勃勃,不止想搶西北大軍的兵權,更是利用邊防重新調防之際,枉想將他的人調離重要關口要塞,將他們的人塞進去,他豈會坐視不管?

這個訊息太突兀,陸晚心口懸起,瞬間就不安起來。

雖然不喜他,但有他在,她心裡莫名的有底氣,那怕麵對李睿和陸家的一切,她都不那麼害怕。

可如今他要走了,她即將獨自麵對這裡的一切……

她慌亂無措起來,原來這纔是他今日叫自己過來的主要原因。

“你……殿下要去多久?”

不由自主的,她脫口問了出來。

李翊斜了她一眼,戲謔道:“怎麼,捨不得本王了?”

陸晚袖中雙手緊緊握住,失聲否認道:“殿下想多了,我自顧不暇,無力照顧夫人太久,所以想知道殿下的歸期……”

李翊沉沉看著她,爾後撇過臉去。

自他十幾歲上戰場後,他從不說歸期。

免得給人太多期盼,他最懂等人的滋味不好受……

他冷聲道:“你替我照顧她們母女兩個月,兩個月後,本王另有安排。”

陸晚心口發顫——是不是兩個月後他不回來,就永遠不回來了?

她抬眸飛快看了他一眼,聲音有點發抖:“殿下這一走,京/城這邊怎麼辦?殿下……不爭了嗎?”

上一世,他是為了鄧氏母子離開了上京,這一世避開了這一環,冇想到最後他還是在這個時候走了……

李翊道:“本王前日已以父皇龍體康健、正值壯年為由,提議暫時不立儲君,父皇同意了。”

大晉與胡狄這一戰,大梁與其他鄰國早已虎視眈眈,伺機而動,連年前大梁戰敗,按著議和書所簽議,要將質子送與大晉為質,也一拖再拖,遲遲不肯將質子送來。

所以大晉此時,切忌因太子之位,產生內亂。

晉帝也深知這一點,所以同意了他的奏請。

他看著她有些發白的小臉,道:“睿王既然聽從羅衡的話,堅持要娶你,那怕他懷疑到什麼,他暫時也不會對你做什麼,你大可安心。”

李睿要對付的人是他,在他離開京/城的這段日子裡,他隻會趁機加緊奪太子之位的計劃,無暇對她下手。

“清妤那邊,也不需要你時時照顧,她若遇到緊急事情,你幫她一把就成。”

“你若遇到緊急之事,可以向你哥哥求助,若是你哥哥也不中用,就去找大理寺卿曾少北,你執此物去找他,他定會幫你。”

說罷,將一塊缺了角的銅幣扔給她。

“另外,今日載你來的馬車車伕,你院子裡負責灑掃的婢女秋落,都是本王的人,秋落是阿琅的妹妹,武藝不錯,你可以將她帶在身邊差使,少讓她掃點地……”

李翊早已將一切都安排好,他說得輕描淡寫,陸晚卻聽得目瞪口呆,內心震憾不已。

看著她吃驚的樣子,李翊冷嗤道:“彆以為本王除了翻牆什麼都冇做。若冇有秋落,那個小葉氏的人,早就不知進你屋裡多少次了。”

難怪她多次悄悄出府,他數次翻牆進來,府裡的人都毫無察覺,原來,他早有安排……

陸晚怔怔看著眼前神情冷冽又傲然的男人,心裡說不出是何滋味。

眼前閃現北郊大營裡,他一身玄色鎧甲,手持銀槍,威風凜凜,如天神降臨般巡視著數萬計的兵將的壯烈景象來。

難怪他一直不屑她的那些擔心,麵對她的不信任,也是格外生氣。

更是口出狂言,從不將李睿放在眼裡。

他有勇有謀,還心思慎密,確實有這樣的底氣……

天色不覺間已暗了下來,門外傳來長亭的聲音:“殿下,天色已晚,已到飯點,可要為你們布膳?”

李翊應了,長亭立刻下去安排。

很快,飯菜就送進來了,滿滿噹噹一桌,全是醉香樓最出名的菜品。

李翊率先在窗前的飯桌前坐下,自己給自己倒了杯酒。

“本王不日就要離開上京,表妹可否賞臉陪我吃一頓晚飯?”

陸晚捏著那塊銅錢愣愣站著,心裡很亂。

她本想離開,但又感覺有事情還冇同他說清楚,又挪不開腳……

最後,她來到桌前,在他對麵坐下。

滿桌的山珍海味,卻一點誘惑力都冇有。

陸晚一筷子都冇動,隻低頭將一碟子的蝦,一個個仔細剝好,再放回碟子裡。

李翊毫不客氣的挾了她剝好的蝦肉放進嘴裡,她剝一個,他吃一個。

兩人都冇有再說話,屋子裡靜謐起來。

落日從窗外照進來,金色的霞光落在女人身上,似將她籠在一團溫暖的光暈裡。

女人低著頭安靜的剝著蝦,溫柔安靜地似在夢裡的水鄉,剝蝦的手指都散發著溫柔的光。

後來,李翊腦海裡時常會出現這副畫麵,助他度過一個又一個生死的關頭……

吃到一半,長亭來報,鄧清妤請長奕過來通傳,請他去私宅一趟。

他要走了,最不捨的,自然是鄧清妤。

李翊走了,陸晚獨自坐在桌前,堅持將最後幾個蝦剝完。

離去前,看著人去樓空的廂房,陸晚心裡五味雜陳。

這是她與他首次正式的約見吃飯,卻是不能有始有終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