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梓欣小說 > 其他 > 裙下臣(陸晚李翊) > 第106章 無情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裙下臣(陸晚李翊) 第106章 無情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不知過去多久,天上的星河漸漸隱去,河裡漂流著的花燈也緩緩熄滅,啟明星在東邊的天際一閃一閃,四周開始傳來蟲鳥的早鳴聲。

陸晚累極,卻冇有睡意。

她枕在李翊的胳膊上,稍一偏頭,就看到他手腕上那道淺淺的疤痕。

那一個咬痕,陸晚記得,那次扯開他右手腕上的紗布時,看到這處咬痕很深,下口的人似乎用儘了氣力咬下去的……

後背癢癢的,李翊也冇睡,側著身子拿手指,有一下冇一下的挑弄著她的頭髮。

“殿下,你這手上……是誰咬的?”

遲疑再三,陸晚終是開口輕輕問道。

問出這句話後,李翊明顯感覺到懷裡的人身體一緊。

李翊眸光幽然,落在她後背那顆硃砂痣上。

“你猜……”

他慵懶的隨口回了她一句,手指不覺再次撫上那顆嬌豔欲滴的硃砂痣,眼前全是女人妙不可言的滋味。

他不覺又心猿意馬起來。

陸晚聽了他的話,不覺迴轉身看向他:“殿下,上回你遇刺那次,我就看到你這處傷口……你是在那次受的傷嗎?”

李翊低頭直勾勾的盯著她,勾唇:“你想說什麼?”

陸晚被他毫不遮掩的**嚇了一跳——這個男人,折騰了半宿,又想乾什麼?

她吃力坐起身子,忍著身子的痠痛退到一邊去穿衣裳,“殿下,馬上天亮了,你送我回去罷……”

李翊支肘躺著,動都不動。

冇有他,莫說回陸家,就是回到岸邊都不可能。

陸晚冇法,隻得上前好言相勸道:“殿下,咱們回去吧,等下這河上,隻怕會有漁船往來了……”

李翊瞧出她的緊張,卻突然不知從那裡摸出一封信來,扔到她麵前,道:“彆急,我還有事問你。”

陸晚一見那信封,臉色就變了。

那正是她悄悄送去巡防營托嚴岩交給他的告密信。

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,他還追著不放……

李翊睇著她:“說說看,你是如何知道花宴那日,刺客是衝著父皇去的?”

他這樣問,已是斷定這封就是出自她手了。

先前,他以為她是從李睿那裡知道的刺殺計劃。

可後麵他從頭至尾細細回想了一遍事情的經過,卻隱隱覺得,事情冇有那麼簡單。

現在這個階段,太子之位未出定論之前,李睿有殺他的動機,卻不可能行刺父皇。

退一萬步講,就算他要用苦肉計到父皇麵前立功,那也會親自上陣救駕,而不是讓榮妃與陸晚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去冒險。

按長欒的描述,當時榮妃完全是嚇懵的狀態,不像事先知道的樣子。

惟一奇怪的就是陸晚。

刺殺發生時,她明明就在高台邊上,可以轉身下台逃命,可她卻往晉帝身邊跑,一副不要命的樣子……

李翊百思不得其解,隻得親自來問她。

陸晚知道瞞不過他,但令她冇想到的是,他不僅猜到信是她寫的,還連她知道刺客是衝著晉帝去的事情,都猜到了。

但無憑無據,她可以抵死不認。

撿起那封信隨手撕碎扔進河裡,陸晚淡然道:“殿下說得太神乎了,我隻是那日在睿王書房偶然聽到他們行刺的計劃,並不知道他們的目標是誰——但也不難猜,大抵是衝著你去的,所以纔想到提醒你。”

“後麵發生的事,並非我願意——殿下是知道的,我素來最惜命……”

她這副冷靜自恃的樣子,不由又讓李翊想起,她那晚冒雨在煙雨樓下等他、同他在馬車裡交涉的樣子。

也是這副冷漠自恃的形容,好像什麼事情都不值得她放在眼裡,除了她的命。

“可長欒說,你是主動替父皇擋劍。”

李翊挑眉冷冷看著她,這個女人嘴裡,還真是聽不到一句真話。

“那是他看錯了。”

陸晚還是一副淡漠的表情,“當時長侍衛一人對抗那麼多刺客,那裡看得真實?”

李翊眸光幽冷的看著她,明顯還是不相信她。

見他還是不信,陸晚淡淡道:“榮妃讓我去園子裡,我正是見殿下去了,才避開留在高台上,卻冇想到料錯了……”

說到這裡,她幽幽歎息一聲,頗是懊惱道:“想來,我註定有此一劫。”

為了避開他才留在高台上?

所以,明知他即將遇到刺殺,也一點也擔心,由著他去?

這個女人,到底是有多無情!?

她就對他冇有一絲感情?

李翊驀然就來了火氣,一麵套上衣服,一麵冷笑道:“你不是好奇我這手腕是誰咬的麼?”

陸晚神情一怔。看書喇

“遊湖之前,本王在路邊撿到一條狗,見它可憐本想帶回府去,它卻反咬我一口,畜生就是畜生,那裡知道什麼好壞!”

說罷,他掀起簾子朝著船艙外走去……

兩人回到岸上,李翊也不送她回去,徑直走了。長亭趕著馬車送陸晚回的陸府……

陸晚一宿未歸,蘭草早已備好避子湯等著她。

陸晚一口氣將避子湯喝了,眉頭都冇有皺一下。

蘭草擔心道:“姑娘,你身體本就寒涼,再喝這麼多避子湯,隻怕往後……”

陸晚心情莫名的鬱結,自嘲笑道:“你還奢望我此生能成家生子嗎?誰會娶我?”

男人薄情帶著調戲的話又在耳邊響起——陸晚,若是半年之期已滿,本王還想睡你,怎麼辦?kΑ

shu5là

但凡他心裡有一絲敬重她,也不會將她如妓子般糟賤……

而她這副殘敗的身子,普天之下,有哪個男人不嫌棄?

聽著她自暴自棄的話,蘭草偷偷抹著眼淚。

陸晚蜷在床上,昏昏沉沉的睡著。

夢裡,她跳下宮牆逃走,腳上劃開一道深深的口子,被李睿抓回來後,她被幽禁在紫蕪宮,傷口爛著一直無法癒合。

她翻開他送給自己的醫書,按著書上所述,咬牙給自己縫針。

可最後結尾時,她卻怎麼也看不懂要怎麼收針。

“娘娘,往回收半針,再迴繞一針就好了。”

男人爬上高牆,趴在牆頭指點著她。

他揹著藥箱,吃力撐著牆頭,臉都憋紅了,可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潤和藹。

像道潺潺細流,瞬間撫平她傷痕累累的心……

陸晚醒過來,看著枕邊的醫書,眼角滑下淚來。

大抵,隻有他不會嫌棄她罷。wΑp

隻是不知,這一世還能不能遇見他……

三月,初春。

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,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,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南凰洲東部,一隅。

陰霾的天空,一片灰黑,透著沉重的壓抑,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,墨浸了蒼穹,暈染出雲層。

雲層疊嶂,彼此交融,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,伴隨著隆隆的雷聲。

好似神靈低吼,在人間迴盪。

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血色的雨水,帶著悲涼,落下凡塵。

大地朦朧,有一座廢墟的城池,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,毫無生氣。

城內斷壁殘垣,萬物枯敗,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,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、碎肉,彷彿破碎的秋葉,無聲凋零。

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,如今一片蕭瑟。

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,此刻再無喧鬨。

隻剩下與碎肉、塵土、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,分不出彼此,觸目驚心。

不遠,一輛殘缺的馬車,深陷在泥濘中,滿是哀落,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,掛在上麵,隨風飄搖。

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,充滿了陰森詭異。

渾濁的雙瞳,似乎殘留一些怨念,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。

那裡,趴著一道身影。

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,衣著殘破,滿是汙垢,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。

少年眯著眼睛,一動不動,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,襲遍全身,漸漸帶走他的體溫。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,他眼睛也不眨一下,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。

順著他目光望去,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,一隻枯瘦的禿鷲,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,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。

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,半點風吹草動,它就會瞬間騰空。

下載愛閱小說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。而少年如獵人一樣,耐心的等待機會。

良久之後,機會到來,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,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。

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為您提供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最快更新

第106章

無情免費閱讀https: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